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文汇读书周报︱用思想推动社会进步——访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
2017-08-28作者:朱自奋新闻来源:文汇读书周报浏览人次:2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

 

  今年是中国现代出版企业——商务印书馆成立一百二十周年。日前,由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北京大学二十世纪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筹)、商务印书馆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商务印书馆与中国现代文化的兴起”研讨会在京举行。学者们一致认为,商务印书馆一百二十年的发展历程与近代以来中国新学和新思潮基本同步,为几代中国人的心智成长和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提供了彪炳史册的精神支撑和“重要引擎”。作为一家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不仅是中国出版业的骄傲,也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地标。而在今天全球化时代,商务印书馆如何适应新的历史潮流,在全球文化格局中作出中国文化的新贡献,亦是众所嘱目的议题。本报记者赴京采访了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先生。

  读书:两甲子的岁月,商务印书馆创造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今天回顾这一百二十年的历程,您认为商务印书馆在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幸运在哪?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的一百二十年,实际上是整个中国历史社会变革最重要的一个时期,正好是中国现代社会、现代文明形成的一百二十年,也是中国从旧的社会形态转向新的社会形态的一百二十年,同时也是中国人从过去的人转向为新人的时期。所以,商务是赶上了这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机遇期,同时,又适应了社会的巨大需求。历来我一直都在讲,社会的需求是整个人类文明发展的巨大推动力。商务印书馆的先贤们适应了国家之需、民族之需和时代之需。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讲过,在中国历史上,很难有学术机构像北大一样的幸运,赶上了这样一个历史机遇。同样,商务印书馆作为一个出版机构,能在整个国家民族的现代化社会形成过程中发挥这么重要的作用,世界上也很难有匹敌的。这就是我所说的商务印书馆得到发展的根本原因。

  还有主观原因。就是夏瑞芳和张元济等商务先贤们那种深深的民族情怀,最后凝聚成了一种教育救国的抱负。他们最早编教科书时,夏瑞芳与张元济盟誓:“吾辈当以扶助教育为已任。”他们这样的一种抱负,使商务印书馆从创立开始就有了“昌明教育,开启民智”的使命。这是一种非常伟大的壮举式的行为。夏瑞芳与张元济明白,当时国家和民族最大的需要,就是要摆脱文盲,要让国人成为有知识有文化有技术有先进思想的人,否则这个国家民族就没有办法跟其他国家民族竞争,在世界立足。所以他们下大力气推进教育,从编教科书到编新式字典。商务编的新式字典,其中有最大的百科全书式的字典《辞源》。这些新式字典对我们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精神起的作用,一直到现在都是别的任何字典都没法取代的。《辞源》是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从《辞源》开始有了这样的口号:“国无辞书,无文化可言。”解放后,《新华字典》对全民族语言文化的普及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所有这些成就,都与商务印书馆从创立时就确立的使命密切相关。有了这样的一批先贤,才会招揽了当时中国各行各业的精英,荟聚在商务印书馆,通过这个与国家民族利益挂钩的平台,来施展抱负。商务的一百二十年,是与中国社会各界精英同行的一百二十年。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一百二十年来,商务先辈们创立的传统,没有变形没有走样。这是商务印书馆自身文化建设的一个结果。商务新员工都要学习馆史,最重要的是接受商务印书馆文化的培训——商务印书馆这样的文化机构的存在,不是为了赚钱而存在的,是为了用我们的出版物所传播的先进知识、观念、思想,来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变革、进步。

 

《辞源》初版书书影

 

  读书:请您用一句话来概括商务印书馆一百二十年来的成就?

  于殿利:或许可以用一百二十年来商务印书馆一直努力追求的目标来回答:“用思想推动社会进步。”

  读书:站在新的世纪,面临新的社会需求,商务印书馆有何新的发展策略?

  于殿利:2010年我出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一职后,提出了新的十六个字的企业宗旨:“服务教育,引领学术,担当文化,激动潮流。”经馆委会反复讨论后通过。之所以提出新的企业宗旨,是因为先辈们提出的“昌明教育,开启民智”的口号,对后来者来说,显得太久远,而且,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我国的各级教育体制已经很完备,现在如果一个出版机构再说“昌明教育”,人家往往会不知所云,得很费周折地跟人家解释。在我看来,“昌明教育”这句话现在还有用,因为出版就是一种教育,最简单的说法,离开了教材,教育用什么教?但这话现在得换一种说法了。而“开启民智”这话,永远都不过时,因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标准和要求。商务印书馆创立时,可能会用识不识字来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文盲,可现在,社会文化发展特别快,可能未来就得用是否掌握先进技术、先进观念等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文盲了。所以,开启民智永远不过时。但我们不能总是这样去跟人解释。我们得换一种语言表达。

  接下来是“引领学术”。学术的研究不仅是由学者个人喜好兴趣去研究的,要想让研究发挥一定作用,你得让这个研究与国家时代的大的智力需求密切相关。所以学术是需要引领的,而出版机构能起到这个作用。商务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出版时,先贤们对它的评价是“引领时代”、“奠基学术”,而现在我们提出了“引领学术”,我们有信心去做,我们还能比先贤们更往回退缩吗?一般出版社都只敢提出“服务学术”。我们商务印书馆要是不敢说“引领学术”的话,第一愧对前贤所取得的成果,第二也不能适应学术和社会发展的需求。这是一个很大的决心。

  第三个就是“担当文化”。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出版物,就基本构成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走向。出版机构必须要有这样的文化担当意识。我们是世界上出版小语种工具书最多的出版社,共出了八十多个语种。现在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建设人类文明共同体,要从语言文字开始,这是沟通人类心灵的工程。商务印书馆承担了沟通文化、倡导和展示人类文化多样性的责任。今后还会向这个方向发展。

  另外,我们将加大乡土文化、少数民族文化的出版力度。近两三年来,商务少说也出了一百辑这类图书,如《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中国语言地图集》等大规模的丛书。再如《太姥文化》《舟山市志》《福州船政志》《泉州文库》《衢州文库》等中国地方文化图书。此外,我们还加大了反映人类文明多样性的图书出版,如反映美洲印第安人口述史的《战败者见闻录》,九十多岁智利诗人罗哈斯的诗集《太阳是唯一的种子》以及《爪哇史颂》等非常小众的书,力图展示人类文明的多样性。 

  读书:您一直说,出版是顺势而为,而商务印书馆从创立到现在,一直在顺应时代潮流。未来的一个甲子里,出版形势必将面临更复杂多变的潮流和新动向。您对此有何预判和准备?

  于殿利:近三年来,我愿意把新的历史时期的“势”概括总结为这几种:

  一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大势。现在最重要的世界大势就是:新的数字科学技术革命,正全方位地影响人类的生活。经过这些年的实践探索,我认为出版界真正要做的工作,是要用新的技术,再创造一个崭新的出版业。原来的出版社是以单一的书的产品形式来服务社会。而现在我们要用新的技术来打造新的知识服务体系,以此来满足社会需求。这才是根本,是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现在商务已形成“纸电同步”的新的发展方向,即纸质书出版的同时,电子版也面世。再如大型学术数据库的建设,包括《东方杂志》数据库、“百种精品数据库”、“汉译世界名著”数据库等,都已在建设或已投放市场。另外,我们还要打造各种专业知识库平台。就在前几天,我在商务的经营管理大会上提出,要再造一个“科技商务印书馆”,用科技手段再创一个完全不同于传统出版手段的商务印书馆。这就是我们的理想和追求。

  第二个势,是适应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的趋势。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归根到底是文化的复兴。出版如何为构建并向世界传播新型的中华民族文化出力,是我们面临的重要课题。另外,还要继续吸收人类其他文化的先进优秀成果,更加展现人类文化的多样性,吸收其优点为我所用。这构成了我们今后重要的努力目标。

  读书:商务一百二十年来的发展,拥有一大批传世名作,使其拥有与众不同的丰厚家底。未来商务在推出新的传世之作方面,有何具体的新动作?

  于殿利:这些年,商务印书馆提出新的出版理念:“大时代,大思想,大作品”。因为只有立足于大时代、能反映大思想的大作品,才可能成为传世之作。这其中,“主题出版”已成为我们新时期的一个最重要的努力方向。

  主题出版,不仅仅是完成政治任务,承担责任,更是面向市场。主题出版所反映出来的,是中国国家、民族在新的历史起点的社会文化需求,是中国特有的知识需求。主题出版要成为中国国家知识体系的一个重要内容。我经常这样说,要讲中国现代文化,离不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建设任务。中国走上了特有的国家发展道路,外国人叫我们中国模式、中国道路。我们一定要努力,把主题出版,不仅当作一种责任,而且要当作一种市场需求。首先要做到主题出版学术化,就是要用学术和学理,去阐释学科体系建设的各方面内容,而不能让外国人一看就是属于政治宣传品。我们出版的厉以宁先生主编的“中国道路丛书”,现已出版了《中国道路与中国城镇化》《中国道路与农民工创业》等六种,我们出一本,外国出版社就翻译一本。而“国家治理丛书”,第一批拟出《东方社会发展道路》等三十多种,中文版还没出版,外国出版社已和我们签订了引进出版合同。现在我们的主题出版做得最有声有色的就是“一带一路”。这一次“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商务的书是大会礼品书,已出好几十种。同时我们做了“一带一路百人论坛”,成立了“一带一路百人论坛研究院”,荟聚了国内有志于此的研究精英。

  读书:您谈到数字科技革命对出版业的巨大影响。作为商务总舵手,您认为商务印书馆将如何应对信息化时代的挑战?最近,商务印书馆新面世的付费使用的《新华字典》APP引起社会争论。有人认为不该收费,有人认为网上有不少免费字典可搜索,付费的《新华字典》APP缺少市场吸引力等。您怎么看?您对《新华字典》APP有信心吗?

  于殿利:可以说,《新华字典》APP就集中体现了我刚才说的几个趋势:一是适应了人类文明新的数字化发展趋势。二是顺应了国家文化建设。因为《新华字典》在现代汉语规范化、普及化的过程中发挥了其它任何普通字典无法相比的地位和作用。另外是它的知识付费,正体现了新的市场理念。《新华字典》APP引起很大争论,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要是往前追溯多少年,没准遭到的是一致的抨击。现在一般人习惯了网上免费获取的知识,但至少有一半的网民认为《新华字典》APP收费是合理的,知识就是要付费获取。如果有人认为互联网思维就是一种免费获取的话,这对整个人类知识的获取将是一种摧毁。如果所有的东西都是免费获取的话,谁去创造?知识付费将成为互联网发展趋势,不然,知识的创造力将会遭到毁灭,对国家民族未来的发展来说将是一个灾难。某些行业通过免费赠送我们的产品来获取访问量,这都是对知识和文化的践踏。这是我一直坚持的看法。所以,我们非常高兴的是,知识付费产品得到主流媒体和越来越多网民的支持和赞扬。

  我对《新华字典》APP非常有信心。刚上线时的一波争论中,有人认为40元定价贵,另一些人马上就说,也就是一杯咖啡的钱。很多人觉得,既然网上有免费的,我就先用免费的呗。但是大家要清楚,能免费提供的,都是没有质量保证的。

  这次《新华字典》APP带给我们很大的信心。商务以后还会有这样的大规模的电子产品开发。实际上我们《牛津高阶英语词典》第八版APP已上线,销售非常好。有网民说,像这样的产品,欢迎《现代汉语词语》《古汉语词典》所有这样的产品都多多开发,开发一种我买一种。信息时代,商务将永远把握技术的潮流,用最新的技术,同时永远顺应读者的最新需求,打造出读者所喜欢的最新的知识产品。

  读书:在商务印书馆成立一百二十年这个辉煌节点上,您在总经理这个位置,对自己的工作有何自我评价?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取得过辉煌业绩,作为员工,大家会有很高的职业自豪感,这我都能理解。但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我每天看到的商务,全是缺点不足。外人无论给我们多高的评价,都是对我们的鼓励和鞭策。我们自己必须看到自身存在的不足。这是我们改进工作继续前进的动力。

  就我自己来说,商务的创业者取得过这么多丰功伟绩,对照先贤们,我更是感觉怎么努力都永远不足。要不断学习,时刻把握先进趋势动态,掌握先进知识,时刻不敢放松,不敢高枕无忧。每一个掌门人在历史上都是转瞬一过,但每个转瞬一过都担负着连接历史上下的责任。这个责任非常巨大,可以说是如履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