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人民画报︱商务印书馆:开启民智,永远都是一个进行时
2018-01-09作者:于殿利新闻来源:人民画报浏览人次:84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说:“中国近现代文化名人,严以千计,宽以万计,都与商务印书馆有关。”

  看看商务的员工

  蔡元培、陈云、陆尔奎、茅盾……

  再看看商务的作者

  严复、林纾、梁启超、王国维……

 

商务印书馆大楼里一面令商务人骄傲的作者、员工墙上,众多中国近现代的文化名人云集其中。
 


  始于1897年

  120余年历史

  横跨三个世纪
 

商务印书馆最初馆址,位于上海江西路德昌里。  《人民画报》资料

20世纪20年代,上海商务印书馆工作人员在校对书稿。  视觉中国 供图

1982年,商务印书馆外国哲学编辑室,正在工作的编辑们。  《人民画报》资料

2017年12月,商务印书馆学术中心文史编辑室主任陈洁(右二)及团队。

 

  一百多年的商务,它如何走来?新时代又将承担怎样的使命?我们一起来听听商务印书馆掌门人的讲述。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

 

  “开启民智,永远都是一个进行时”

  1897年,夏瑞芳等四人在得风气之先的上海创建了商务印书馆。1901年,商务“元老”之一的张元济在给洋务运动代表人物盛宣怀的信中写道:“中国号称四万万人,其受教育者不过四十万人,是才得千分之一耳。且此四十万人者,亦不过能背诵四书五经,能写几句八股八韵而已,于今世界所应知之事,茫然无所知也。”这也是商务确立“昌明教育 开启民智”使命的起因。

 

商务印书馆楼前

 

  商务印书馆始终践行着“昌明教育 开启民智”的文化使命。

  于殿利:“当时,商务自己办学校,从幼儿园到职工业余学校;根据现代科学知识,出版具有科学体系的新式教科书;建立当时亚洲最大的图书馆——东方图书馆,并对社会公众开放;建中国第一个电影制片厂,拍教育片。通过教育来开启民智,也在极大程度上推动了现代教育体系和制度的建立。”

 

商务印书馆附设的尚公小学(1907年创办)  商务印书馆 供图

尚公小学附属的养真幼稚园(1910年创办)  商务印书馆 供图

商务印书馆第一届业务讲习班合影(1923)  商务印书馆 供图

东方图书馆。1909年,商务印书馆设“涵芬楼”,1926年改组为东方图书馆并对外开放,被称为“东方第一图书馆”。1932年毁于日军炮火。  《人民画报》资料


  在“开启民智”这一点上,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标准。

  于殿利:“在商务印书馆成立之初,那时的‘开启民智’是识字,受教育,学习现代科学知识。现今而言,已完全变化,比如是否能够熟练操作电脑与软件,比如对道德的要求。开启民智,永远都是一个进行时,人类需要有更高的标准。向知识和道德进化,是人类的方向,出版有如方向盘。”

 

  “坚持以自己的文化为根,不忘吸收外来先进的东西”

  于殿利:“传统文化与外来的先进文化需要并重,两者偏一不可。传统文化是根脉,应该坚守,同时也不应忘记吸收外来的先进思想与文化。”

 

1904年,商务出版的“最新教科书”,它也是中国第一套科目齐全、附有教授法的中、小学课本。据统计,这套教科书从1904年一直发行到1911年底,发行量占全国课本份额的80%。  《人民画报》资料

《共和国教科书》(1912)。新式教科书的出版,推动了中国现代教育体系的建立。  《人民画报》资料

不同版本的《辞源》。1915年,《辞源》出版,很大程度上保留和弘扬了中国文化的根。  《人民画报》资料

《百衲本二十四史》(1930-1937),张元济主持辑印。  商务印书馆 供图

影印四库全书开始工作纪念(1933)。《百衲本二十四史》《四库全书》等古籍整理、校刊与影印,使得中国传统文化得以良好保存与延续。  商务印书馆 供图

《新华字典》,已出版至第11版,全球发行量超过5.67亿册。2016年4月,《新华字典》获得“最受欢迎的字典”和“最畅销的书(定期修订)”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  商务印书馆 供图

《现代汉语词典》,已出版至第7版,发行量超过6000万册。《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工具书,是国人开蒙识字与汉语学习的重要读物。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第一本书是英文教科书《华英初阶》。在当时的中国,学习英文成为必然趋势,商务出版英文教科书,就是希望帮助国人了解西方文化,并在此基础上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而此后的‘严译系列’、‘林译小说’,以及‘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等,都向国人介绍了当时世界的先进文化。”

 

“严译名著丛刊”,包括《天演论》、《原富》、《群学肄言》等八种,全面介绍了进化论、唯物论、经验论,以及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法学与政治学理论,对中国近现代思想产生了巨大影响。  《人民画报》资料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部分)。1982年,“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第一辑出版。如今,“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分科本已逾700种。  商务印书馆 供图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汝信先生认为:“‘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在传播、吸收、借鉴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方面作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中国多少代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都受到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这些重要的外国学术著作的熏陶、教育和培养。可以说,对于推动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的影响,恐怕它的作用完全不亚于一个社会科学的大学。”

 

  “对造物要有一种信仰,才能保证它的品质”

 

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现代汉语词典》初稿修订定稿手迹,以及著名语言学家丁声树《现代汉语词典》1978年本定稿手迹。吕叔湘为《现代汉语词典》的前期主编,丁声树为后期主编。

《现代汉语词典》审读意见(部分)。责任编辑需要对词条逐条审读,并提出修改意见。

 

商务印书馆原副总经理王维新


  王维新说,在其1978年正式调入商务印书馆工作之时,商务印书馆对编辑的学历就要求至少为大学本科。在其工作期间,商务印书馆不仅要求编辑专业能力过硬,而且要成为“社会活动家”,要做社会调查,要清晰目标人群,要真正了解读者的需要。

 

商务印书馆汉语中心编审刘一玲

 

  刘一玲曾责编《现代汉语词典》第四版至第七版。据她介绍,商务印书馆在排校方面,要求严格。为保证质量,《现代汉语词典》需要保证10个以上的校次,而一般图书只需3个校次。

 

  商务推崇和培养学者型编辑。

  于殿利:“商务的编辑面对的是具有深厚专业性知识体系的书籍,编辑只有成为相应知识领域的一分子,才能读懂它们,才能够在尊重作者的基础上,让作品有大的提升。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大牌作者,都会愿意把稿子交给商务的原因。”

  同时,于殿利认为,出版工作者必须得爱书,并且能够深入地读书。如此一来,便会慢慢地对做书和卖书产生感情。

  于殿利:“不仅仅把编辑当做一种职业。见到书与读书人,要有一种亲切感。这样在工作的时候,无论在哪个环节上都会想方设法去克服,情感会转化为职业态度。”

 

  “符合国家之需、民族之需、时代之需的大市场观”
  商务印书馆已出版的80个语种的汉外词典,其中包括普什图语、豪萨语等许多小语种。小语种词典的出版似乎并不符合企业市场盈利的要求。然而,在当今时代的发展与交流中,它们是中国拥抱世界所必需的基础工程建设。商务人认为,国家需要什么,不管赚不赚钱都应该去做。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心中的市场,是一种大市场,即符合国家之需、民族之需与时代之需的大市场。在这种大市场观下,不管是在晚清、民国还是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建设时期,商务都不追求一时猎奇,而是选择和传播时代先进思想与文化。一个国家,需要这样的机构,我们应该也有能力成为这样的机构。”

  受互联网大潮的推动,商务印书馆自21世纪初便开启了全媒体出版的探索。2014年,商务正式宣布全面施行全媒体出版模式。

  于殿利:“对于新技术推动的变革,出版业应该感到高兴,因为新的技术为价值创新与价值传播提供了更便捷的手段,要去适应,而非漠视或无视。”
 

商务印书馆数字出版中心主任孙述学(右一)及团队。在全媒体出版形势下,商务人提出了打造数字化、信息化、科技化商务印书馆的奋斗目标。

 

  近年来,商务致力于建设乡村阅读中心,培养乡村教师。希望通过相关举措,带动更多公益人加入,来改善农村地区的教育现状,推动文化强国建设。

  于殿利:“文化强,首先要强人,要强人的现代文化和知识,要强人的道德观,要有独立的思想和想法。”(摄影 秦斌,编辑 莫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