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于殿利:出版人要让中国智慧
成为世界智慧
2018-03-30作者:于殿利新闻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浏览人次:37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总经理)

 

  商务印书馆作为中国最具实力和影响力的文化出版机构之一,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以“昌明教育,开启民智”为己任,又以“服务教育、引领学术、担当文化、激动潮流”著称。作为文化建设者,他们对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秉持的出版态度是怎样的呢?本报记者采访了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

  “体现国家意志、代表国家最高出版水平”,这是商务人所理解的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标准,也是我们的工作缩影。商务的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是文化基础建设工程,这些耗人耗时耗力的出版项目,有了国家出版基金的支持,可以快速推进、高质量发展,但即便申请不到基金的支持,我们也会照旧去做。目前商务有许多文化工程在稳步推进,文化积累建设要只争朝夕,之所以如是拼命,只因为所谓知识分子忧国忧民的意识和出版人的情怀。

  商务印书馆从2009年获批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第一批(100种)”开始,到今年1月,共承担了26个项目。截至2016年,获得立项结项或进行中的项目有12个,分别为:“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第一批)”、“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13~14辑)”、《新时代俄汉详解大词典》、《中国设计全集》、“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第二批)”、《中国当代设计全集》(全20卷)、《辞源(第三版)》、《钱锺书手稿集·外文笔记》、《全球华语大词典》、《中国方言文化典藏(EP同步版)》、《中华科学技术大词典》,以及18种汉外外汉小语种全媒体出版项目。这些项目结项均为优秀或优良。

  此外还有历年年度主题类出版资助项目《微观西藏》等6个;2016年申请,2017年获得立项项目有《中俄关系历史档案文件集:1653~1965》等4个,2018年新入选的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有4个,分别为《新时代大俄汉词典》《中国濒危语言志(EP同步版)》《微观内蒙古(汉英版)》《蔡元培全集》。

  从“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商务印书馆获誉情况来看,获得图书奖的《钱锺书手稿集·外文笔记》、《中国当代设计全集》(全20卷)、《辞源(第三版)》,以及提名奖图书中的《全球华语大词典》都是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可以说商务印书馆的国家出版基金项目都是精品,能体现国家意志和最高出版水平。

 

商务印书馆国家出版基金项目(26种)

 

  商务印书馆采用专人专岗专项管理模式,自2011年起,商务印书馆总编室设立大项目科,由专人负责对接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后业务扩大为所有图书类重点重大项目,并配合馆里大项目为龙头的发展战略。在专人管理情况下,对应建立健全相关管理制度,各个项目相关部门落实制度,严格执行,确保了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的进度及质量。此外,实行重大项目生产协调会制度。编印发全流程管理,重大项目主管领导主抓。凡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我馆都会不定期根据项目进度召开生产协调会,在会上确认出版进度,落实每个承担部门的责任及生产时间节点。在生产会制度的保障下,施行编印发全流程管理,并且由项目的所属图书中心或编辑室主管领导亲自任项目进度小组组长,主抓项目进度和质量。此外,出版部也有一个大项目科,专人负责大项目。可以说,在内容生产环节和生产制作环节,都有有效的调度、管理和监督。

  关于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的标准,除了“体现国家意志、代表国家最高出版水平”,其实再进一步延伸,便是要构筑中国主流出版的基本格局。具体在实施上,便是党的十九大报告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的——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再放大一些,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格局。这就需要出版人要有理念,有方向感,不仅要考虑编辑层面、出版层面乃至文化建设层面的问题,更要站在国家文化建设层面,要托起中国文化强国的称号,让中国智慧成为世界智慧的一部分。

  一个伟大的时代,是文化的时代;中国已经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阶段,这是一个让人活得更像人的时代,其中关于人的自觉、自信意识的培养,尤为重要。可以说,在这个新的文化时代,文化建设迫在眉睫。“当你不知道未来的路前方怎么走的时候,回头看,看看历史。”所以,近年来,商务做了一系列地方乡土文化项目及布局,这些扎根于中国基层及扎实的资料基础上的内容,看起来并不高端,但做出来,能立得住,便是中华文化之根。(任志茜/整理,原载《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18年3月30日 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