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推荐|《校订元明杂剧事往来信札》整理出版 再现20世纪
商务印书馆古籍整理风貌
2018-05-14作者:官网报道新闻来源:商务印书馆浏览人次:24

《校订元明杂剧事往来信札》,上海图书馆藏,一函六册,商务印书馆2018年出版

 

  抗战烽火中抢救国宝级戏曲文献

  


  

  这弘伟丰富的宝库的打开,不仅在中国文学史上增添了许多本的名著,不仅在中国戏剧史上是一个奇迹,一个极重要的消息,一个变更了研究的各种传统观念的起点,而且在中国历史,社会史,经济史,文化史上也是一个最可惊人的整批重要资料的加入。这发见,在近五十年来,其重要,恐怕是仅次于敦煌石室与西陲的汉简的出世的。

——郑振铎《跋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

 


  

  1941年8月,全国战争硝烟弥漫,上海仍处于“孤岛”时期,商务印书馆以“涵芬楼藏版”之名印行《孤本元明杂剧》。初版400部,除馆方“坚持勿售”之手工纸本50部外,其他机制纸本350部于数月内即销售一空。

  《孤本元明杂剧》依据《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整理校订而成,“择其久未行世者,刻本六种,钞本一百三十八种,一律以聚珍铅字排印”。自1938年,郑振铎于坊间书肆发现沉埋已久的国宝级戏曲文献《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想方设法代教育部购藏,并极力促成出版之事始,至由张元济亲自主持,郑振铎参与选目、校订,曲学专家王季烈和编辑姜殿扬整理校订,函牍往来三年有余,期间克服了因战争导致的邮路不畅、校订者和主持者先后持续重病、商务印书馆劳资纠纷加剧导致的罢工运动等困难,终于使这部戏曲界学人翘首企盼的珍贵戏曲选本得以推出,成为现代出版史上戏曲文献整理校订的佳话。

 

  张元济、郑振铎、王季烈、姜殿扬等校剧信札首度公布

 

《孤本元明杂剧》校例

 


  

  沧州孙子书君楷第,著有《述也是园藏剧》之《图书专刊》二十万言,考订甚详,足使此书增价。余於校印毕后,始得读之,因略采其说,入提要中。至此本初校者,为我吴姜佐禹君殿扬,覆核者为海盐张菊生君元济,函牍往返,推敲入细,皆有功此书之流播者也。敬附识於此,烈又记。                             

——王季烈《〈孤本元明杂剧〉序》

 


  

  上海图书馆藏《校订元明杂剧事往来信札》原共七册,2018年由商务印书馆合并为一函六册、以线装形式出版,书名题签出自古籍版本学家、目录学家、书法家,上海图书馆馆长顾廷龙之手。本书为张元济、郑振铎、王云五、袁同礼、王季烈、丁英桂、姜殿扬、胡文楷、蒋仲茀、李宣龚、瞿凤起、任绳祖、孙楷第、孙伯恒、王守兑及相关机构为整理出版《孤本元明杂剧》的往来信札专集。

  信札时间起自1938年6月22日,止于1941年12月10日,所收手迹、录副共约470件,形式包括函、契约、校例、须知、笺、表、条议、清单、书目、提要、样张、说帖、说明等,其中大部分均为首度公布。

 

  完整记录商务印书馆20世纪三四十年代古籍整理全流程

  

  本书信札涉及《孤本元明杂剧》出版过程中的商借出版、拟订契约、主持调度、邀请专家、摄照晒片、拟订校例、选定初校员、选目编次、文字校勘、选本对校、商榷书名、撰拟序跋和提要、版式设计、印刷用纸与成本、曲本分册、预售发行等环节,记录了商务印书馆作为一个现代意义的文化出版机构,对珍贵戏曲文献整理、校订、编印、出版和发售的全过程,完整而生动地再现了其20世纪三四十年代古籍整理出版的风貌;同时,其侧面反映了当时中国的社会生活与时局世态,是研究中国出版史、文学史和社会史的宝贵原始资料。

  《校订元明杂剧事往来信札》的出版将有助于学界加深对《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和《孤本元明杂剧》的研究,有助于学者们挖掘从《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到《孤本元明杂剧》的出版过程和诸多出版细节,并考量其在古籍出版史上的特殊意义。

 

书中的藏书票,手工钤印张元济私人印章

 

 

  以下为信札选刊

  

  关于商借出版,如1938年6月22日,郑振铎为购买摄印钞录出版也是园旧藏元明杂剧事致张元济函

  菊生先生:承关心元曲事,至以为感!书款已汇出,但至今未到。惟在限期届满之前,已由暨大诸友先行垫付款项。现此书已取回,暂存敝处,乞释念!先生摄印一份事,已作函“教部”,谅必可得允许。千元之款,将来拟印作为钞录一份之费用。惟将来商务出版此书时,须用“教育部”或“国立编译馆”或其他国家机关名义;又出版时,盼能赠送“教部”五十部以便分送各国。此事想均不难办到也。专此,顺候公祺!振铎拜上。27/6/22。

 

 

  关于拟定契约,如本书收录有1938年无月日商务印书馆所拟也是园旧藏元明杂剧出版权授与契约(四份,各不同),现只录其中一份

 

立租赁版权契约

 

  教育部代表郑△△、商务印书馆(下称商馆)

  今因教育部藏有也是园旧藏抄校本刊本元明杂剧六十四册,商馆为流通起见,愿出资租赁。兹特订立契约如下:

  (一) 商务允出租金壹千圆,印成之后,另送全书十部与教育部。

  (二) 教育部以全书全部移交商馆,由商馆出具收条,并保险壹万元,保险费由商馆担任。

  (三) 商馆将本书分期出版,其中若干种已有流行之本,印否由商馆自行决定。

  (四) 商馆允于一年以内出齐,出版后售价自定。教育部允以应收租金一千元作为购买本书之用,折扣照特价计算。

  (五) 教育部允于本书十年内不收回自印,亦不另租他家印行,但收回自印或另租时应将商馆印存之书照售价同时收回。

  以下去信说明

  原须两星期照完,此时照办不到,又出版用商务名义,至郑君要求书内声明为教育部所藏,应请王总经理核定。
 

 


  关于邀请整理者及确定印行方针,如1939年4月24日张元济致王季烈函

  久违雅范,倏将一载,屈指暮春时节,台从例当南来,不审今岁仍有省墓之举否?翘企之至。“也是园旧藏”元明杂剧数百种,为虞山丁氏所有,去岁由苏垣散出,展转为北平图书馆购得,商务印书馆商准景印,凡二百四十二种,经友人详细检阅,为外间久未见者一百四十余种,有传本而颇有异同者六十余种(有无印行价值,尚待研究),余则为通行之本(撤出不印),赵清常、何小山先后校过(亦有未曾下笔者),其中有刊本、有抄本,各本行款又各不同。弟略加翻阅,必须整理一番,方可出版。吾兄为曲学专家,敢以奉恳,不知能邀俯允否?鄙意拟改用排印,即用《奢摩他室曲丛》款式,其以别本参校者,或附札记,或即注于眉端。此层颇费斟酌,拟于今年分期出书,竣事之期,拟以年底为度。倘蒙台允应,如何酬报之处,并祈核示。如趋从不日南来,积成札记若干条,近由商馆印行,谨呈一部,伏乞教正。贤嫂夫人阃福。

  前月移寓霞飞路一二八五弄二十四号,旧居业已拆去,并告。

 


  关于拟定校例,如1939年7月3日,姜殿扬所拟也是园曲初校须知

 

 

  关于版式设计,如1940年4月11日,王季烈为论编次校印元明杂剧曲本事覆张元济函中所附丙式样张

 

 

  关于商榷书名,如1940年8月14日,丁英桂所录王季烈论选刊元明杂剧曲本全书总名不用“孤本”字样而拟用“脉望馆”字样乃有三不妥附注笺

  标题“孤本”二字改“脉望馆”一节,鄙意觉未尽善。此杂剧为脉望馆、绛云楼、也是园诸家所递藏,而非脉望馆之刊本。仅举脉望馆不足以赅诸藏家,一不妥也。脉望馆所藏杂剧不止此数,今仅选印百余种,而仍冠以“脉望馆”之名,二不妥也。书名当使人人易知,方可畅于行销。脉望馆去今已有百年,惟藏家及研究板本者熟知其名称,普通喜杂剧传奇之人未必知也,不为“孤本”二字之足以使人注意,三不妥也。请诸君再细酌之。烈。

  右录《破窑记》校样上王君九先生附注
                                                       

英桂录 29/8/14

 

 

  关于印行和预定,如1940年3月1日,袁同礼为收到稼轩词跋等及寄赠藏书目录并论印行也是园旧藏曲本等事致张元济函,反映了《孤本元明杂剧》尚未出版,即为学界敬仰和关注,并争相给予建议和帮助的史实

  ……尊处选印,丰功伟业,至为佩仰。西南学术界同人咸主张仿《元曲选》办法,付诸影印,已存真如。

  贵馆以成本较重,似可先售预约,敝馆可预定三百部,先行交款。本识。

  尊意以为如何?并希卓裁,见复为感。特此申谢,并祈垂詧。临颍依依,无任神驰。专覆,敬请著安。

后学袁同礼拜启 三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