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地方出版社如何将当地媒体资源转化为出版资源 - 商务印书馆
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观点 | 地方出版社如何将当地媒体资源转化为出版资源
日本《HAPPY ISLAND的书》带来的启示
2018-07-17作者:新城和博新闻来源:百道网浏览人次:1

  【编者按】新城和博供职于日本冲绳县当地的一家出版社Borderink。他在第28届东亚出版人会议上,分享了广播节目做成书籍的一个经典案例。面对受众有限的地方出版社,书如何作为人气广播节目的延伸内容,纸本的载体如何选择内容增强与受众的互动性,《HAPPY ISLAND的书》尽管是一个广播时代的案例,仍然能给互联网社交媒体时代的出版人启示。本文原标题为《为了与新读者相遇 小地区中的兴趣与实践》

 

  据说冲绳县的人口这几年大概是140万人。回归日本之后,在我还是高中生时,“100万县民”是普遍的说法。Borderink开始出版活动的1990年,大约是120万人。冲绳县民的人口增长率由此可见一斑。虽说如此,占日本人口的比例是1%。

  冲绳县内的人口增加,似乎是冲绳的“都市化”现象,在冲绳的县厅所在地那霸近郊集中了近6~7成的人口。或许Borderink刊行的书的内容也无意识地对应了这些读者的变化。关于都市化与地区中的亚文化(subculture)人群的出版活动,在上次的乌镇会议上我以《冲绳关键词专栏集》(1989)为例作了报告。这次我想在感受到这些新读者层的存在的同时(并非进行了实际调查),以其后的进展为实例来谈一谈。又提陈年旧事,还请大家原谅。

  冲绳这个地区,与广播这个媒体的亲和性非常高。与电视、报纸等相比,似乎特别与听众节目隔阂不大。将这样的广播节目做成书籍的,Borderink有几本,其中评价特别高的是《HAPPY ISLAND的书》(1991)这本。这是将听众寄给FM冲绳的当地FM局午间大型人气节目“HAPPY ISLAND”的留言编成的单行本。(顺便说一句,FM冲绳的前身是冲绳还处于美军民政府统治下时设立的基督教系统放送局的极东放送[AM放送]。回归后,成为民间放送局,1984年成为FM局。)

  将广播节目一般听众的投稿汇编成书,这是1970年代日本面向年轻人的深夜节目中常有的手法。我很喜欢此类书。为了实践这个兴趣,我在1990年代都市化了的冲绳所做的尝试就是这本书。但是,午间节目主要的听众在当时是比较年轻的工薪族与主妇层。边工作(或许你会有疑问,但是能够一心二用,这是冲绳的本地特色),边做家务带孩子,边附上给节目的信息点播,而点播的手段发生了变化。

  1980年代广播点播是用明信片或电话。但是,进入1990年代以后,FAX留言是主流。可以同步且轻松地将一定程度整理好的文章传过来。明信片或者直接通过电话讲述这一心理上的障碍,通过FAX这个工具一下子降低了。从公司、从自家,大量的留言传送到点播节目。严格筛选其中内容特别有意思的留言汇编起来的就是《HAPPY ISLAND的书》。“HAPPY ISLAND”是冲绳广播节目中收听率最高的节目,再加上寄来的留言非常有趣,所以,这本书在冲绳县内成为畅销书。在当时“120万县民”中,卖出了1万本。

  “HAPPY ISLAND的书”出成系列,到2007年为止出了8卷。其间,听众的点播手段,从手写变成用FAX传来打印的稿件,从2000年左右开始Email成为了主流。听众人群也扩大了,从青年层到壮年层。若现在翻开这个系列的书的话,可以微微感受到当时冲绳县民的喜悦、欢笑、烦恼与思考。而且,似乎从县外搬来住下的“冲绳移居”的很多人们也通过这个节目与作为生活场所的冲绳变得亲密起来。

  有个题外话,自1990年到2000年,实际上我也在别的广播节目中曾作为主持人出场过,其节目的人气专栏(以冲绳话为主题让听众们用FAX传来有趣的体验的专栏)也出版成书《笑!冲绳方言FAX小全》(1994),亦在冲绳县内成为了畅销书,并且系列化(3卷)。

  “HAPPY ISLAND”是长寿节目,现在仍在播出,但是系列书出到2008年就未再刊行。社会网络化发展,将听众留言汇编为书的形式进行阅读,这一需求减少了。

  但是,Borderink在2000年代后半期以后也刊行了朗读孩童时代的作文投稿的专栏,附上朗读CD,也将投稿有关冲绳的街坊传闻的网站、观众投稿提供材料的电视节目等制作成书(《川满儿童文学馆》[2004]、《冲绳的传闻》[2005]、《冲绳爆笑传说》[2011])。

  如此回顾起来,虽说网络化发展,但是这些企划还是有着一般冲绳县民能够轻松参与的氛围。

  而且,2000年代前半,还有几个将网络的个人网站上的随笔、博客制作成书的尝试。《想在KOZA被抱着安睡……zzz》(高村真琴着[2000]),是从县外搬到冲绳岛基地之街KOZA(冲绳市)住下的女性的体验随笔,但是,其实这个体验本身发生在1980年代,作者长年以叙述故事的风格记下那时的回忆,发表在了个人网站上。我偶然在网上冲浪时发现,觉得特别有趣,虽然对其人毫无所知,但发邮件联系,提议出版,最终得以实现了。

  “茅塞顿开的琉球、冲绳史”这一历史博客,我偶然读到,很有兴趣,当时匿名给身为博主的琉球历史学家上里隆史先生写邮件联系,实现了单行本的出版(《茅塞顿开的琉球、冲绳史》[2007])。这也出成了系列,上里先生从Borderink陆续刊行了有关琉球史的书,也在各家出版社出版了有关琉球史的一般书、专业书。

  然而,在拥有“140万县民”的现在的冲绳,我并未积极地将广播、网络的投稿编辑成书,或者找出撰写者。散步在生我养我的那霸大街上,放眼变化万千的风景,我在酝酿着隐藏于新时代影子背后的企划。



新城和博(Shinjo Kazuhiro)

  1963年出生于冲绳那霸市。在城岳小学、上山中学、那霸高中上学,毕业于琉球大学法文学部社会学科社会人类学专业。

  历经任职月刊杂志《碧海》、冲绳出版(以“魂之组”之名编辑《冲绳关键词专栏集》等)后,进入1990年创立的Borderink工作,担任专栏杂志《Wander》总编辑至2005年停刊。

  现在,担任Borderink编辑的同时,或撰写有关冲绳的随笔,或悠然散步于那霸街道之日常中。

  著书有《羞愧的每一天》、《在降下“太阳雨”的街道》、《烦死了!冲绳白皮书》、《街道晃悠》、《姜黄党宣言》、《我的冲绳史〈复归后〉》(Borderink),还有合著多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