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不到3天“火速”上线
《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以语言服务战疫
2020-02-20作者:张聪聪新闻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浏览人次:128

  摘要: 《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融媒体口袋书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分诊疗常用语句、诊疗常用词汇两大部分,共156个词语、76个短句。每个对应语句、词汇都以普通话、方言和音频二维码分别标识,供医疗工作者和有关人员参考使用。

 

  近日,为帮助湖北武汉、黄冈等地战胜新型冠状病毒,全国其他地区纷纷派出援助医护团队。由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指导,北京语言大学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武汉大学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等高校科研单位与商务印书馆、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等联合组成的“战疫语言服务团”,以帮助外地援鄂医疗队解决医患沟通的方言障碍问题、助力武汉及湖北其他地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为目的,研制了涵盖武汉、襄阳、宜昌、黄石、荆州、鄂州、孝感、黄冈、咸宁(咸安)9地方言的《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据悉,“战疫语言服务团”根据语料库统计和医用场景调研,用不到3天研制的《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包括微信版、网络版、融媒体口袋书、迷你视频版、抖音版、在线服务系统、即时翻译软件等多种形式。

  其中,《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融媒体口袋书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分诊疗常用语句、诊疗常用词汇两大部分,共156个词语、76个短句。每个对应语句、词汇都以普通话、方言和音频二维码分别标识,供医疗工作者和有关人员参考使用。

  抗击疫情分秒必争。商务印书馆从一开始便加入“战疫语言服务团”参与项目策划,并承担融媒体书的策划出版任务,用不到3天的时间完成《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融媒体口袋书样书。据悉,口袋书已有数千册的需求量,截至2月15日,《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微信版的累计访问量也超过22000人次,语音播放量超25万次

 

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融媒体口袋书

 

“语言生活派”十余年积累  编制团队3天“抢”速

  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每年一本,十余年来不仅受到广泛关注,围绕它还逐渐形成了一支称为“语言生活派”的学术队伍和一些学术理念和学术概念。“语言生活派”就语言生活为语言生活而研究语言和语言生活”,他们关注、引导、构建语言生活,开发、利用语言资源服务国家、服务社会。疫情初起,在被称为“语言生活派”灵魂人物的语言学家李宇明的倡议下,十余个单位迅速在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指导下成立“战疫语言服务团”,确定从医患沟通中存在的方言障碍入手,以语言知识助力抗疫。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中心主任余桂林表示,各方此前有过多次合作,沟通起来很便利。而商务印书馆也因长期对该领域的关注和与“语言生活派”密不可分的关系,能够及时捕捉相关动态、快速反应,在“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项目策划和融媒体书出版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复盘编辑制作过程,余桂林提到,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中心、全媒体制作中心等部门第一时间调配力量,保障该书的工作进度。不到3天的编辑制作过程,参与成员几乎都在熬夜。从专家学者团队确定普通话母本到各地语言学家参照母本确定方言文字和录音,再到编辑团队反复打磨的过程中专家学者同步审核修改,全媒体排版中心同步排版、制作音频二维码,美编同步设计封面,承担微信版、网络版、视频版等的合作方同步推进……各环节既环环相扣,又联动作业。

  疫情形势严峻,内容还要送到指导单位和相关专家审核,留给编排人员的时间非常紧张。据余桂林介绍,编辑制作团队全身心投入,采取高效的流水作业:收到一个地区的文字材料,粗加工后立马同步排版并推进音频二维码制作。编辑详细审读的同时,相关作者也同步确认。综合两方问题逐个击破,再交由战疫语言服务团专家审核组审核内容。同时,基于方便手握查阅的实用性考量,团队将口袋书开本定为90mm×175mm。封面设计则以寓意手牵手献爱心、搭起语言之桥的logo和能体现湖北特色的地标黄鹤楼为主元素,凸显以语言助力湖北战疫的初衷。余桂林还透露,为进一步提升口袋书的便捷性,团队还将根据各地需求,打造以抗疫主阵地武汉方言加一个地方方言的形式推出分册。据悉,目前已有黄冈分册、襄阳分册和荆州分册。

 

48小时共同“战斗”  助力融媒体书“有声有色”

  2月10日晚,商务印书馆全媒体中心接到方言手册的制作通知。来自该中心的李瑞迪表示,因疫情只能在家办公的团队成员,迅速分工,一人负责排版、一人负责音频二维码制作,其他人待命随时支援。并建立包含了责编、美编及所有负责制作同事的微信群,在各部门领导的指示协调下,第一时间掌握进程,及时对文件进行更新和修改,确保多部门间的沟通更加快捷。2月11日一早,在提交了5种不同尺寸的样本之后,手册版式终于确定,发来的定稿文件也使团队意识到任务艰巨,于是部门又紧急调派了增加1名成员协助音频重组等工作。因电脑设备等遭到“挫折”无法在家办公,有的成员不得不前往单位。团队成员各自分工,分别完成数千条音频合并、长传音频并生成二维码、将方言文字与二维码对应排版等任务。

  各个版本音频的音量不一致,需要统一,团队成员尝试多次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放大缩小倍率。音频的合并从无到有,在反复测试之后负责的成员终于发现了原因并及时的将其解决。2月11日晚8点第一套音频转制二维码的232条完成,李瑞迪将它们逐一转换成印刷格式后再置入正文。直到2月12日凌晨2点左右,音频文件全部合并完成,二维码全部制作成功。凌晨6点左右,李瑞迪完成全书257页初排后,又因轻便考虑进行版式调整、压缩页数并修改文字内容。团队成员不眠不休工作近48小时,《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离最终交付印刷终于达成90%。2月13日,在补充更新音频、修改文字内容,美编修改多次确定封面后,在团队成员的奔波下, 6本精致的样书终于及时制作完成。

 

免费赠送服务抗疫  凸显出版人担当

  据余桂林介绍,目前,免费赠送的《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融媒体口袋书,需求量不断增加。“相当于为抗疫做贡献,印制部门和相关印厂一听说是这样的事,也加班加点地来支持我们。”奉献精神、参与意识、团队合作,复盘该项目编排过程,余桂林总结了一些经验。“战疫语言服务团”几十人来自不同地方,只能通过微信联系。大家时时刻刻、一门心思要关注这个事儿。他还提到,服务团中有相关团队成员和审核组专家身在疫情重灾区武汉,也仍然夜以继日参与策划和审改内容。

  抗疫期间,不少出版机构也推出了多种形式的融媒体出版物。在余桂林看来,便利性、多样性等因素促使读者需要这些多形式的内容,疫情影响也迫使出版人更多从融媒体的角度着力。这既是机会,也倒逼传统出版向融媒体进一步转变。商务印书馆近几年先后推出了新华字典APP、现代汉语词典APP、商务印书馆人文社科平台等。据余桂林透露,团队正在做的中国语言知识服务平台,预计也将于2020年推出。

  而谈及融媒体转型中出版人的角色,余桂林提到四方面的思考和建议:一是编辑的思想和思维意识要转变。目前一些新形式推进不是很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编辑的思维意识很难接收这些新的东西,或者思想上多少有排斥;二是出版人要不断学习,学习新媒体新形式相关的知识。三是既有内容的增值转化。传统内容的电子化、数字化、多媒体化,并不是简单的内容照搬,需要有增值的、让大众更易接受的内容。四是坚持正确的导向。新媒体内容部分鱼龙混杂,作为出版人,不能一味迎合读者口味,要进行合适的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