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郑振铎日记 精装商务印书馆同仁日记丛书

分享到:

定价:¥228.00

  • 著者:4431 
  • 出版时间:2018年01月本印时间:2018年01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757页
  • 开本:16册数:2 卷数:1
  • ISBN:978-7-100-14972-3
  • 读者对象:文史类、新闻传播类师生、研究人员及相关爱好者
  • 主题词:郑振铎(1898-1958)日记
  • 人气:39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尊重并保持日记的原貌和真实性,有很强的资料性

  郑振铎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文学家、文学史家,又是一位杰出的文献学家、艺术史家、考古学家、编辑出版家和藏书家。他对我国文化学术事业的重大贡献是多方面的。他是“五四”以后以鲁迅为旗帜的进步文化界少数几位“全才”式的大师之一。他又是一位卓越的文坛领袖和社会活动家。 郑振铎曾经担任商务印书馆编辑,值商务印书馆120周年之际,我们特推出“同仁日记丛书”,《郑振铎日记》即为其中之一。该书由郑振铎研究专家、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文学研究所教授陈福康编著,整理历时二十多年。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郑振铎,1898—1958年,浙江温州人,原籍福建长乐。中国现代杰出的社会活动家、作家、诗人、学者、文学评论家。1919年参加五四运动并开始发表作品。1932年,他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出版。1949年任全国文联福利部部长,全国文协研究部长,人民政协文教组长,中央文化部文物局长,民间文学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文化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文联全委、主席团委员,全国文协常委,中国作家协会理事。1957年,他编集出版了《中国文学研究》三册。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郑振铎日记全编》整理历时二十多年。包括欧行日记、残存的海外日记、求书日录、残存的四天日记、残存的访书日录、一九四三年蛰居日记等,它在目前已出版的各种版本的郑振铎日记中是收集最全的,全书有七十多万字,因此有很强的资料性。

 

显示全部目 录

欧行日记1 
(1927 年5 月21 日至8 月31 日)
残存的海外日记97
(1927 年11 月28 日至1928 年2 月29 日)
求书日录111
(1940 年1 月4 日至2 月5 日)
残存的四天日记141
(1940 年1 月4 日、5 日、15 日、23 日)
残存的访书日录145
(1942〔?〕年12 月5 日至1943 年12 月2 日)
一九四三年蛰居日记167
(1943 年2 月2 日至8 月6 日)
写在一九四四年台历上223
(1944 年1 月1 日至12 月31 日)
胜利前后的日记277
(1945 年6 月1 日至10 月19 日)
写在一九四七年台历上307
(1947 年1 月5 日至12 月31 日)
一九四八年上半年日记391
(1948 年1 月1 日至7 月1 日)
出席世界和平大会日记445
(1949 年3 月29 日至5 月26 日)
一九五三年出国日记465
(1953 年11 月12 日至12 月12 日)
访问印度缅甸日记483
(1954 年11 月21 日至1955 年3 月21 日,附6 月
24 日)
一九五六年断续日记517
(1956 年3 月27 日至5 月16 日,9 月15 日至19 日,
11 月1 日至10 日,11 月13 日至12 月18 日)
一九五七年日记569
(1957 年1 月1 日至12 月31 日)
一九五八年日记701
(1958 年1 月1 日至10 月16 日)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五月二十一日下午二时半,由上海动身。这次欧行,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在七天之前,方才有这个动议,方才去预备行装。中间,因为英领事馆领取护照问题,又忙了几天,中间,因为领护照的麻烦,也曾决定中止这次的旅行。然而,却终于走了。我的性质,往往是迟疑的,不能决断的。前七年,北京乎,上海乎的问题,曾使我迟疑了一月二月。要不是菊农、济之他们硬替我作主张,上海是几乎去不成的。这次也是如此,要不是岳父的督促硬替我买了船票,也是几乎去不成了。去不去本都不成问题,惟贪安逸而懒于进取,乃是一个大病。幸得亲长朋友的在后督促,乃能略略的有前进的决心。这次欧行,颇有一点小希望。(一) 希望把自己所要研究的文学,作一种专心的正则的研究。(二) 希望能在国外清静的环境里做几部久欲动手而迄因上海环境的纷扰而未写的小说。(三) 希望能走遍各国大图书馆,遍阅其中之奇书及中国所罕见的书籍,如小说,戏曲之类。(四) 希望多游历欧洲古迹名胜,修养自己的身心。近来,每天工作的时间,实在太少了,然而还觉得疲倦不堪。这是处同一环境中太久了之故。如今大转变了一次环境,也许对于自己身体及精神方面可以有进步。以上的几种希望,也许是太奢了。至少:(一) 多读些英国名著,(二) 因了各处图书馆的搜索阅读中国书,可以在中国文学的研究上有些发见。一个星期以来,即自决定行期以来,每一想及将有远行,心里便如有一块大铅重重的压住,说不出如何的难过,所谓“离愁”,所谓“别绪”,大约就是如此吧。然而表现上却不敢露出这样的情绪来,因为箴和祖母母亲们已经暗地里在难过了,再以愁脸相对,岂不更勾引起他们的苦恼么?所以,昨夜在祖母处与大家闲谈告别,不得不显出十分高兴,告诉她们以种种所闻到的轻快的旅行中事,使她们可以宽心些。近来祖母的身体,较前已大有进步,精神也与半年前大不相同,筋骨痛的病也没有了,所以我很安心的敢与她告别一二年。然而,在昨夜,看她的样子虽还高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殷忧,聚在眉尖心头。她的筋骨又有些痛了。我怎么会不觉得呢! “泪眼相见,竟无语幽咽。”在别前的三四天,我们俩已经是如此了。一想起别离事,便十分难过。箴每每的凄声的对我说:“铎,不要走吧。”我也必定答说:“不,我不想走。”当护照没有弄好时,我真的想“不去了吧”。且真的暗暗的希望着护照不能成功。直到了最后的行期之前的一天上午,我还如此的想着。虽然一面在整理东西,一面却在想:“姑且整理整理,也许去不成功的。”当好些朋友在大西洋饭店公饯我时,我还开玩笑似的告诉他们说:“也许不走呢!不走时要不要回请你们?”致觉说:“一定要回请的。”想不到第三天便真的动身了。在这天的上午,我们俩同倚在榻上,我充满了说不出的情感,只觉得要哭。箴的眼眶红红的。我们有几千几万语要互相诉说,我们是隔了几点钟就要离别了,然而我们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最后,我竟呜咽的哭了,箴也眼眶中装满了眼泪。还是上海银行的人来拿行李,方才把我的哭泣打断了。午饭真的吃不进。吃了午饭不久,便要上船了。岳父和三姊十姊及箴相送。到码头时,文英,佩真已先在。后来,少椿及绮绣带了妹哥也来了。我们拍了一个照,箴已在暗暗的拭泪。几个人同上船来看我的房间。不久,便铃声丁丁的响着,只好与他们相别了。箴在码头上张着伞倚在岳父身旁,暗暗的哭泣不止。我高高的站在船舷之旁,无法下去劝慰她。两眼互相看着,而不能握手,谈话,此情此景,如何能堪!最后,圣陶,伯祥,予同,调孚赶到了,然而也不能握手言别了,只互相点点头,挥挥手而已。岳父和箴他们先走,怕她见船开动更难过。我看着她背影渐渐的远了,消失在过道中了!这一别,要一二年才得再见呢!唉!“黯然魂消者惟别而已矣!”渐渐的船开始移动了,鞭炮必必啪啪的爆响着,白巾和帽子在空中挥舞着。别了,亲友们!别了,箴!别了,中国,我爱的中国!至少要一二年后才能再见了。“Adieu Adieu”是春台的声音叫着。码头渐渐的离开船边,码头上的人渐渐的小了。我倚在舷边,几乎哭了出来,热泪盈盈的盛在眼眶中,只差些滴了下来。远了,更远了,而他们还在挥手送着。我的手挥舞得酸了,而码头上的人也渐渐的散了,而码头也不见了!两岸除了绿草黄土,别无他物。几刻钟后,船便出了黄浦江,两岸只见一线青痕了。真的离了中国了,离了中国了!中国,我爱的中国,我们再见了,再见时,我将见你是一个光荣已完全恢复的国家,是一个一切都安宁,自由,快乐的国家!我虽然离了你,我的全心都萦在你那里,决不会一刻忘记,我虽离开你,仍将为你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