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浪漫派的艺术 精装波德莱尔作品

分享到:

定价:¥69.00

  • 著者:141721 译者:
  •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本印时间:2018年08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362页
  • 开本:32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15835-0
  • 读者对象:大众读者、文学爱好者
  • 主题词:文艺评论法国近代文集
  • 人气:13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诗人之王,真正的神。—— 兰波

  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一行诗。—— 芥川龙之介

  夏尔·波德莱尔作为批评家的成就越来越多地得到了学界的重视。如亨利·勒麦特就认为,波德莱尔是“19世纪最大的艺术批评家”。《浪漫派的艺术》是《美学珍玩》之外,波德莱尔又一艺术评论集,收集了他关于同代文学家、音乐和诗歌的评论作品。《浪漫派的艺术》中,年轻的波德莱尔不仅对当时的作家作品进行了诚实、直接的点评,还对文学创作和当时文艺界的某些风气提出了自己的见地。

 

丛书简介:

★经典文学作品——法国著名诗人、评论家夏尔·波德莱尔一生zui主要的著作:

◎《恶之花》是19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诗集之一;

◎《巴黎的忧郁》是第一次把散文诗当作一种独立的形式并使之趋于完善的创作尝试;

◎《人造天堂》语言细腻、生动,是波德莱尔不可忽视的散文代表作;

◎《美学珍玩》、《浪漫派的艺术》则收集了波德莱尔一生中最重要的艺术评论,是研究19世纪西方文学、艺术的重要参考文献。

 

★《论〈恶之花〉》为学者、翻译家郭宏安所著的波德莱尔论文集,包括对诗人整体定位以及对其散文诗、美学评论领域的评鉴

 

★百年老店,商务印书馆精装珍藏版

将郭宏安先生的波德莱尔译本进行了修订、补充

将郭宏安先生所著的波德莱尔研究文集《论〈恶之花〉》进行重新编排、修订

波德莱尔作品充分展现了波德莱尔的文学魅力与美学观念,是读者不容错过的经典文学读本

★著名法文翻译家、法国文学学者,郭宏安先生译作

作为法文翻译家、法国文学学者,同时也是“傅雷”翻译出版奖获得者,郭宏安先生一直将波德莱尔其人其书作为翻译和研究的主要方向,他所翻译的波德莱尔作品在国内广泛发行,近二十年内长销不衰。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夏尔•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1821-1867),法国19世纪著名现代派诗人,象征派诗歌先驱。
◎美国诗人艾略特称他是“所有诗人的楷模”;
◎英国诗人兰波认为他是“慧眼者,诗人之王”和“真正的上帝”;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曾说“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的一行诗”;
◎中国剧作家田汉更表示,“欲为大乘的艺术家,诚不可不借波陀雷尔(波德莱尔)的魔恶之剑,一斩心中执着”。
译者简介:
  郭宏安,1943年生,196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975-1977年在瑞士日内瓦大学留学,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硕士学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学术方向为法国文学及批评理论,在理论研究的同时进行翻译,译有《墓中回忆录》、《红与黑》、《恶之花》、《人造天堂》、《加缪文集》(三卷本,其中包括《局外人》、《堕落》)、《批评意识》、《反现代派》等多种著作,其中《加缪文集》获2012年“傅雷”翻译出版奖。著作有《论〈恶之花〉》、《论波德莱尔》、《从阅读到批评》、《从蒙田到加缪》、《第十位缪斯》、《阳光与阴影的交织》等。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浪漫派的艺术》收录了波德莱尔针对当时的文学、诗歌、音乐所发表的许多重要评论性文章。波德莱尔在书中阐述了自己对诗歌、文学和同时代作品的观点和看法,并对一些文学家进行了辛辣、直率的批判,是研究波德莱尔文学、审美理念以及19世纪文学、诗歌的重要资料。

 

显示全部目 录

译者前言      / 001
评让•德•法莱兹的《诺曼底故事集》和《趣闻逸事》    / 001
有才能的人如何还债    / 003
评路•德•塞纳维尔的《被解放的普罗米修斯》    / 008
《现代》,巴提德•布尼奥尔给夏多布里昂的献词    / 014
给青年文人的忠告    / 015
评尚弗勒里的短篇小说
 ——《石狗》、《可怜的特隆贝特》、《碎火》    / 025
儒勒•雅南与《国王们的点心》    / 030
论彼埃尔•杜邦    / 032
写在纪念册上的箴言    / 046
正派的戏剧和小说    / 048
异教派    / 057
关于《猫头鹰哲学家》杂志的编辑和构成的提纲    / 066
评白朗杰神甫著《讷伊的历史》    / 069
既然有现实主义    / 071
菲利贝•鲁维埃    / 076
关于《危险的关系》的笔记    / 083
论《包法利夫人》    / 093
评夏尔•阿斯里诺的《双重生活》    / 108
论泰奥菲尔•戈蒂耶    / 115
对几位同代人的思考    / 150
评雷翁•克拉代尔的《可笑的殉道者》    / 219
法兰西学士院的一次改革    / 228
维尔曼先生的精神和风格    / 234
保尔•德•莫莱纳    / 249
评维克多•雨果的《悲惨世界》    / 252
莎士比亚诞辰纪念    / 262
致儒勒•雅南书    / 269
演员鲁维埃    / 281
关于坡的评论    / 285
埃德加•爱伦•坡的生平及其作品    / 296
再论埃德加•爱伦•坡    / 325
一首诗的缘起    / 349
《吾得之矣》译者注    / 352
译者识    / 353
玩具的伦理    / 355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今天,应该写得多,因此应该写得快,但要快而不急,因此要弹无虚发,颗颗必中。

要写得快,就要多想。散步时,洗澡时,吃饭时,甚至会情妇时,都要想着自己的主题。

欧仁·德拉克洛瓦 有一天对我说:“艺术是一种理想的、转瞬即逝的东西,什么工具都不够合适,什么手段都不够简便。”文学也是一样。因此,我不主张修改,修改把思想的镜子弄得模糊不清。

有些人,他们还属于最杰出、最认真者之列,例如爱德华·乌里亚克,开头总是换许多纸,他们把这称作“涂满画布”。这种混乱的做法目的在于避免遗漏。然后,每一次重抄,都进行一番删减。尽管结果极佳,也是浪费时间和才能。涂满画布不是说要把画布盖满颜色,而是用薄涂起稿,用轻而透明的色调安排主体布局。在作家拿起笔来写题目的时候,画布就应该被涂满,当然是在思想上。

据说巴尔扎克的手稿和清样总是改得稀奇古怪,乱糟糟一片。这样一来,小说就有了一系列的起因,不但句子的完整性分散了,整个作品的完整性也分散了。多半是这种坏方法使他的文笔有一种说不出的冗长、纷繁和混乱,这是这位伟大的历史学家唯一的缺点。

(摘自《给青年文人的忠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