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大月氏——寻找中亚谜一样的民族 平装世说中国书系

分享到:

定价:¥28.00

  • 著者:120526 译者:
  • 出版时间:2017年03月本印时间:2017年03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234页
  • 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12677-9
  • 读者对象:中西交流史、西域史专业研究人员,考古人士,业余读者
  • 主题词:古代民族民族历史研究西北地区
  • 人气:1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寻找大月氏的神秘考古之旅

  本书作者在占有大量资料的基础上,推论出月氏和贵霜王朝都是以阿姆河流域为根据地的同一游牧民族集团。他们中的一部分在纪元前3、4 世纪作为骑马游牧民族进入中国西北边境,在商业活动上比游牧更为致力。他们败给了新兴匈奴的抗争,公元2 世纪中叶,其势力撤回到根据地阿姆河流域。其后,他们转向南方,追寻着巴克特里亚·希腊人的足迹,加深了和印度的关系。不久,就通过印度开始和地中海的罗马世界有了关系。这是贵霜王朝兴起的背景,贵霜王朝肩负着罗马、印度及陆路中国之间的国际贸易中介而成为庞大的帝国。建立融合东西文化的犍陀罗佛教美术也应为贵霜帝国的国际环境。可以说,月氏·贵霜人是在丝绸之路上闪耀光辉最早的骑马游牧民族。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小谷仲男(1938—),日本福井县人。1960年东都大学文学部东洋史卒业。1965年京都大学大学院博士毕业。现系日本富山大学人文学部教授,长期从事中西文化的研究和中亚地区考古发掘工作。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大月氏——寻找中亚谜一样的民族》一书是小谷仲男先生研究月氏民族的一本专著。在这本书中,序章,第一章、第二章主要是论述中国西北边境出现的游牧民族月氏。第三章介绍在阿富汗北部发现的真正的希腊人城市阿伊哈努姆的发掘成果,同时涉及西迁后月氏的情况。第四章和第五章论述的是在即将兴起和刚兴起后的贵霜王朝的问题。第六章和第七章是1996年作者造访苏联中亚时记得旅行日记中的要点。最后一章系从考古学的角度考察月氏,重新审视月氏与贵霜的关系。

显示全部目 录

序言 1
序章 游牧民族和文明社会——汉和匈奴 4
第一章 西方霸权争夺战——张骞的远征 21
第二章 关于月氏西迁——塞族的虚构 50
第三章 巴克特里亚王国和大月氏——阿伊• 哈努姆遗址 64
第四章 贵霜王朝的兴起(1)——从碑文中探寻与大月氏的关联 90
第五章 贵霜王朝的兴起(2)——提利亚特培的黄金遗产 109
第六章 追寻大月氏的足迹(1)——苏尔汗河流域的遗址 140
第七章 追寻大月氏的足迹(2)——天山北麓的遗址 164
终章 欧亚大陆草原地带的考古学 196
后记 220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小谷参观阿伊·哈努姆城遗址

  阿伊·哈努姆的希腊化城市是比公元前300 年还稍早时建造的。从出土碑文断定,建造者是在城市中心被祭祀的基尼斯这个人。那么,阿伊·哈努姆的希腊化城市是什么时候,又是怎样灭亡的呢?阿伊·哈努姆的发掘者们在这点上也非常留意,并进行了调查。但目前来看没那么容易解释清楚,不同年度的报告,其观点的差异很大。根据比较新的报告,阿伊·哈努姆的希腊化城市的灭亡是在公元前145 年左右。其根据是,从宫殿宝藏库的一个房间里出土的储藏大瓮的碎片上写有“24 年”的字样。这记的是国库的橄榄放进大瓮的年头。其后不久,宫殿宝藏库就被洗劫破坏,阿伊·哈努姆城也灭亡了。“24年”如果指的是以希腊—巴克特里亚王国的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即位时间(前171)来计算的话,就是公元前148 年,因此可以认为公元前145 年是希腊化城市阿伊·哈努姆的终结时间。

 

  小谷来到阿富汗

  我们乘的车到了铁尔梅兹郊外,通过了广阔的玉米田和放牧牛的平原。不久,前方隐隐约约地能看到阿富汗的山和阿姆河的河流。再过一会儿,就能看到远远的弓形发白的桥梁。这就是“友好之桥”。而再往前走,就禁止摄影了。车停在桥前一百米左右,我们下了车,前面是检查所、海关、兵营等建筑物,士兵担任警戒,气氛肃穆。阿姆河的桥是公路、铁路并用桥,桥脚非常高(长约800米)。当时有几辆印着红十字标记的吉普车排成队向桥前进,难道阿富汗又发生了流血战争?后来才知道,从前一天夜晚到今天(9 月27 日)早上,阿富汗的塔利班和拉巴尼总统的政府军展开了激战,最终拉巴尼派战败被驱逐,首都喀布尔被塔利班控制。我虽然不知道这事,但看见阿富汗出现在眼前,不由得喊道:“阿富汗万岁!”这是我三十年再见阿富汗前的怀念和对过于长期的悲惨内战产生的急躁所交织的兴奋情绪。

 

  小谷从撒马尔罕到布哈拉

  10 月4 日,乘上旅游公司给我们的车去布哈拉。俄国造的旧轿车,速度上不去。公路很宽,笔直地延伸到西方。沿着扎拉福香河缓缓地走下去。在沙尘的薄暮中,在平原之中径自行驶,到达布哈拉。从撒马尔罕到布哈拉约220 公里,大约需要4 小时。在布哈拉住三夜。其间,除了参观布哈拉老城保存的伊斯兰建筑、城砦外,还去了西北40 公里处的巴拉甫夏的城市遗址和南边80 公里处的拜坎德城遗址。结束了在布哈拉的滞留后,10 月7 日我们乘飞机回到塔什干(飞了1 小时10 分钟)。在塔什干停留了两夜,又一次参观了哈姆扎纪念艺术学研究所,看到了所藏的发掘文物。正因为看了遗址后,就比第一次看要有趣得多,可以用熟悉的眼光来鉴赏。

 

  小谷来到伊塞克湖

  第二天10 月12 日,宾馆给我们配了车,去伊塞克湖。单程约230 公里,当天回来,在归途中我们看到昨天参观时没有看到的特克马克清真塔,我们去了一下。司机是俄罗斯裔吉尔吉斯人,车是日本旧车。9 点从宾馆出发,到特克马克走的是和昨天不同的道路,沿着楚河走。也许绕了远,但由于车少,跑得很快,后面的路是柏油马路,路况良好,时速80 — 100 公里。过了特克马克再走30 分钟左右,楚河的峡谷逐渐窄了,路也成了上坡路。再往前约五十公里都是在山石中行驶。铁路有的是悬崖的高架铁路,有的是隧道。一出峡谷,就离开了楚河,到了伊塞克湖的东端的瑞巴楚。在这里要支付环境税(约2 美元),通过湖的北岸。离目的地乔尔蓬·阿塔(伊塞克湖州的首府)约75 公里。路是平坦的,两边是美丽的叶子红了的白杨树。湖岸有广阔的牧场,放牧着马。湖水周围的山戴着白雪。12 点30 分,到达乔尔蓬·阿塔。有宾馆和餐厅。但已经过了旅游旺季,很落寞。巴扎里稍有点儿人。夏天这里有帐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