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红楼梦的儿女真情 精装

分享到:

定价:¥52.00

  • 著者:108596 
  • 出版时间:2016年02月本印时间:2016年02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306页
  • 开本:32册数:1
  • ISBN:978-7-100-11960-3
  • 读者对象: 一般大众读者,特别是对《红楼梦》感兴趣的青年读者
  • 主题词:《红楼梦》人物人物研究
  • 人气:192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天下儿女情多有,真情则不易得。
  欲识儿女真情,可读《红楼梦》

  男女之间的爱情,由相悦、相知到相爱,是极其复杂的心理体验过程,古今同矣。《红楼梦》乃世间奇书,包罗万象,但动人心魄处,却只在“儿女真情”四字。
  这其中的婉转曲折,由刘梦溪先生娓娓道来,如抽丝剥茧,拨云见晴,红楼儿女之喜、怨、惊、怜,一一浮现,想天下有情人必“心有戚戚焉”。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刘梦溪,文史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研究方向为思想文化史、明清文学思潮和近现代学术思想。主要著作有《学术思想与人物》(2004)、《红楼梦与百年中国》(2005)、《中国现代学术要略》(2008)、《中国文化的狂者精神》(2012)、《陈宝箴和湖南新政》(2012)、《陈寅恪的学说》(2014)等、《马一浮与国学》(2015)。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本书稿是著名学者、《红楼梦》研究专家刘梦溪先生的一部新作。
  刘梦溪先生对“红学”有深厚的研究功底,对《红楼梦》中的儿女真情更是情有独钟。
  本书按照《红楼梦》的篇目顺序,以“宝黛爱情”跌宕起伏的过程为主线,细致解读《红楼梦》中悲天恸地的“儿女真情”。
  宝玉和黛玉以及宝钗之间的感情纠葛,自是本书关注的情感主线,而湘云、袭人、情雯、司棋、龄官等人的故事,亦为读者呈现出一系列色彩丰富、个性生动的儿女真情。
  作者的解说,切近情理,分缕清晰,如抽丝剥茧一般,揭示出红楼人物情感的细微变化,令读者在醉心于人物形象和曲折情节之外,随宝玉、黛玉等人的心理变化而喜、怨、惊、怜,细腻体会大观园中的儿女情真。
  本书是献给天下有情人的一本爱情宝典,引领有缘人读红楼、知宝黛、感真情。
 

显示全部目 录

目录
引言
大观园里和大观园外 / 1
一 《红楼梦》是中国的爱情宝典 / 19
二 《红楼梦》里的“意淫”是什么意思 / 26
三 宝黛爱情故事的前世宿因 / 32
四 宝黛钗三角纠葛的酝酿与形成 / 38
五 《红楼梦》发明的中国式爱情符号 / 41
六 宝黛第一次吵嘴的爆发和平息 / 49
七 陷入“迷眩缠陷”爱情迷局的贾宝玉 / 53
八 贾宝玉为何“放声大哭” / 59
九 青春萌动期的宝玉和黛玉 / 66
十 “葬花吟”和宝黛爱情的诗意升华 / 74
十一 宝黛爱情的升华之乐 / 81
十二 元春给宝黛爱情投下的阴影 / 84
十三 宝黛爱情遭遇舆论反弹 / 88
十四 宝钗对宝黛爱情的“无情打击” / 93
十五 宝黛爱情有无“第四方”因素 / 97
十六 宝黛的真情相爱和“假意试探” / 102
十七 宝黛和紫鹃袭人一起“无言对泣” / 108
十八 宝玉的经典爱情表白“你放心” / 113
十九 棒打不回的“儿女真情” / 120
二十 宝玉“私相传递”和黛玉的“情解” / 128
二一 “木石因缘”和“金玉因缘”的冲突 / 132
二二 宝黛的爱情波澜缘何归于平静 / 139
二三 宝钗和黛玉“和解”的心理秘密 / 146
二四 贾母对宝黛爱情的真实态度 / 154
二五 紫鹃试情和宝玉突发“歇斯底里” / 163
二六 宝玉“歇斯底里”的后续故事 / 172
二七 “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 177
二八 薛姨妈安的是什么心 / 180
二九 林黛玉《桃花行》和宝黛爱情的新境界 / 187
三十 《红楼梦》原作者笔下的宝黛爱情结局 / 193
三一 《红楼梦》的儿女痴情—龄官和贾蔷 / 201
三二 《红楼梦》的儿女痴情—司棋与潘又安 / 208
三三 晴雯和宝玉的清白纯洁之爱 / 217
三四 晴雯和袭人的直曲清浊之分 / 228
三五 晴雯对小丫头的“怒其不争” / 238
三六 《红楼》女性谁最美 / 249
三七 薛宝钗的美好看吗 / 256
三八 《红楼梦》诸钗是“大脚”还是“小脚” / 259
三九 《红楼梦》为何对“妾”最不怀好感 / 266
四十 《红楼梦》里说“真假” / 269
四一 《牡丹亭》与《红楼梦》怎样写“情” / 273
四二 爱为何物 / 289
跋尾 / 300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天下的儿女情多有,真情则不可多得。真情必须是把爱作为唯一考量,除此之外不知有其他。爱的标志是知情、知意、知心。而且需要有“敬”的参与,形成爱敬,是为爱的至境。紫鹃姑娘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诚哉斯言。这就是为什么古代写儿女情的传奇说部不可胜数,而能写出儿女之真情的百不及一乃至千不及一的缘故。数来数去,唯《红楼梦》是古今不二之选。

  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秦可卿带他来到那个人迹罕到的胜境,就听有人作歌曰:“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又是对沉迷于情缘梦想里的儿女们的告诫。而第五十回,薛宝琴的咏红梅花诗亦有句:“疏是枝条艳是花,春妆儿女竞奢华。”则写出了青春儿女的美丽与哀愁。第七十四回比较起来不免煞风景,王夫人拿到了傻大姐拾到的绣春囊,误认为是贾琏和王熙凤的闺房之私不慎外泄,因此当着凤姐的面说:“自然是那琏儿不长进下流种子那里弄来。你们又和气,当作一件顽意儿。年轻人儿女闺房私意是有的,你还和我赖。”凤姐自是受了冤枉,但她的机敏和口才能够自证清白,稍加举证和论理,便尽脱干系。

  王夫人此处说的“儿女闺房私意”,也是《红楼梦》所写儿女真情的一种。那是司棋与她的表兄潘又安的爱情,是宝黛爱情之外同样惊心动魄的儿女真情。他们最后双双为爱情而死,是为殉情。还有第三十回“龄官划蔷痴及局外”写的龄官和贾蔷的爱情,在龄官一方也是不折不扣的儿女真情。所以才震撼了情痴情种贾宝玉,悟道似的跟黛玉和袭人说:“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后只是各人各得眼泪罢了。”原来他自此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有意思的是第七十九回,贾赦将迎春许给了“中山狼”孙绍祖,贾母心里本来不赞成这桩婚事,但也未予拦阻,原因是老太太知道:“儿女之事,自有天意前因。”是啊!作者不是开卷就向我们交代,宝黛的爱情就是有前世宿因的,一个是绛珠仙草,一个是神瑛侍者,阆苑仙葩和美玉无瑕。但这段奇缘奇遇的儿女真情,却在人间演绎为悲剧:“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红楼梦》对儿女真情的描写是太令人心醉了。我从小至今,不知读过多少遍《红楼梦》。十几岁的时候读,不明所以,常常跳过许多段落。二三十岁的时候读,爱情的魔力深深吸引住我。但吸引归吸引,实际上并没有明白“红楼”一书的真谛。对理解这部奇书而言,年龄和阅历比知识与学问更其重要。只有经历过爱情,才能知道爱情的滋味。所经历的爱情有多深,对爱情的理解就有多深。宝玉的感叹,贾母的推因,都是在经历之后的悟道参玄。然而《红楼梦》所呈现所给予的,永远比你知道的还要多,比你理解的还要深。别的不说,但是作者在书前特地饶有新意地标示出来的“儿女真情”,我们可敢说已经读懂?
 
  本书内容主要围绕宝黛之间的爱情故事,并侧重爱情心理的展开过程。但宝黛爱情的背景和其他相关人物也无法不涉及到。文章不是一时所写,内容却具有故事情节的连贯性。很多年前我写过一本书叫《情问红楼》,与本书不无重叠之处,但在写法上却不相同。本书的每一篇文章,都有相对独立的性质。不读全书,选读其中某一篇,也不致觉得前言不搭后语。新写的文字也不少。细心的读者略经翻检即可辨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