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世界文学史大纲 平装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

分享到:

定价:¥66.00

  • 著者:183067 
  • 编者:
  •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本印时间:2020年01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578页
  • 开本:32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18040-5
  • 读者对象:中等文化程度以上的文学研究者、世界文学和现代文学爱好者
  • 主题词:世界文学文学史
  • 人气:0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一部攀登世界文学史巅峰的大师之作
相关推荐:
早在(1921年任教)东南大学时期,吴宓就已制订出“世界文学”讲授提纲(英文),包括各国重大历史事件和各国文学史。这在我国是最早的世界文学教程。有了世界文学的基础知识,才有可能从事比较文学的研究。吴宓在东南大学、清华大学、西南联大、燕京大学、武汉大学,以及解放后在重庆大学、西南师范学院一直讲授世界文学课程,他是这门学科在我国的创始人之一。
——李赋宁(《第一届吴宓学术讨论会论文选集》)
吴宓对世界文化必将融合的信念以及他对中国学者在此过程中的任务的理解,应当激励当代从事中西文化研究者,为自己的学问寻找目的和使命,而不仅仅是以专业和职业视之。吴宓对透彻掌握古籍名著的重视以及他将典籍视作修身养性和获取人生智慧最重要途径的看法,在节奏日益加快的众声喧哗当代,可以引导人们重新直接面对经典,在安静的阅读和思考中让自己的心智成长 。
——周轶群(《吴宓与世界文学》)
西洋文学的教学是吴宓先生的本职工作,对此他兢兢业业数十年,钻研极深,成就突出。吴宓先生曾受新人文主义影响,一度是古典主义者,因此,对西方古代文学的教学与研究,极为精通。
——马家骏(《古希腊文学教学的典范》)


吴宓一生学习和研究世界文学,讲授世界文学,非常重视文学史于文学的功用。他自1921年起,历年在清华大学、燕京大学、西南联大等多所高校讲授世界文学,前后近四十年,是该学科在我国的创始人之一。吴宓以他多年对世界文学的系统研究,曾撰有“世界文学史”中英文讲授提纲、讲义多种,可惜这些倾注心血的手稿,于动乱中悉遭抄没,以致他生前未得付印,身后也无法出版。现以其学生提供的西南联大外国语言文学系所印《世界文学史讲授提纲》(残篇)为主编辑本书,附录吴宓所撰《希腊文学史》《西洋文學精要书目》《西洋文學入门必读书目》等文;他所翻译、增补材料、并加评注的美国李查生与渥温二氏合著的《世界文学史》;他为清华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所制定的教学方案;以及他对世界文学史上几位著名文学家、批评家的论述。此外辅以两篇不同时期友生对吴宓授课的感受。本书包括西欧、北美文学,兼及俄国东欧以及印度、波斯、日本等国文学,从文学大师的视野为读者提供了广阔而系统的世界知识。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吴宓(1894-1978),陕西省泾阳县人。字雨僧、玉衡,笔名余生。中国现代著名外国文学家、国学大师、诗人。清华大学国学院创办人之一,被称为中国比较文学之父。著有《吴宓诗集》《吴宓诗话》《文学与人生》《吴宓日记》等。
吴学昭,吴宓之女。生于北京,长于上海,毕业于燕京大学。曾任《中国儿童》主编;《中国少年报》副秘书长,负责编辑事物;新华社、人民日报驻外记者;人民日报国际评论员等。著有《吴宓与陈寅恪》,编纂并整理出版了《吴宓日记》《吴宓诗集》《吴宓诗话》等。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吴宓一生学习和研究世界文学,讲授世界文学,非常重视文学史于文学的功用。他曾在清华大学、燕京大学、西南联大等多所高校讲授世界文学史,前后近四十年,是该学科在我国的创始人之一。吴宓以他多年对世界文学的系统研究,曾撰有“世界文学史”中英文讲授提纲、讲义多种,惜多已散失,未能结集出版。本书经其后人汇集讲义残篇遗稿,包括西欧、北美文学,兼及俄国东欧以及印度、波斯、日本等国文学,从文学大师的视野为读者提供了广阔而系统的世界文学知识。

显示全部目 录

吴宓与世界文学(周轶群)
第一编
HISTORY OF LITERATURE OF THE WORLD (世界文學史大綱)
世界文学史 (〔美〕李查生 渥温 编著  吴宓 译补评注)
西洋文学精要书目
西洋文学入门必读书目
希腊文学史
希腊罗马之文化与中国(吴雨僧 讲  贺麟 笔述)
第二编
清华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概况(1934年)
清华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概况(1936年)
清华大学外国语文系学程一览(1937年)
第三编
法国诗人兼批评家马勒尔白逝世三百年纪念
卢梭逝世百五十年纪念
福禄特尔与法国文学
德国浪漫派哲学家兼文学批评家弗列得力•希雷格尔逝世百年纪念
托尔斯泰诞生百年纪念
我是吴宓教授,给我开灯! ——纪念吴宓先生辞世二十周年(赵瑞蕻)
古希腊文学教学的典范——从吴宓先生的二图谈其创造性(马家骏)
编后记(吴学昭)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一)编著文学史,其业至为艰钜。盖为此者必需具有五种资格:一曰博学。凡欲述一国一时代之文学史,必须先将此国此时代之文学载籍,悉行读过。而关于此国此时代之政教风俗、典章制度等之纪述,亦须浏览涉猎,真知灼见,了然于胸;然后下笔,始不同捕风捉影、向壁虚造也。二曰通识。欲述一国一时代之文学,又必须先通世界各国古今各时代之文学,及其政教风俗、典章制度等之大要,全局洞见;然后始得知此国此时代之文学与他国他时代之文学之关系,其间之因果,及生灭起伏递嬗沿革之故。三曰辨体。每种文学史,当有其特别着意之处,运用精思以定体例。体例既定之后,则编著全书,须遵此以行。举凡结构布局范围去取等,悉以此体例为凖,不可自有中途紊乱之事。四曰均材。体例既定,则本书之详略,亦有一定之标准。于是某作者或某书应否收入,及收入之后应占篇幅若干,至宜审慎。大率每人每书每事所占之篇幅,应与此人此书此事价值之轻重、影响之大小,成均平之正比例;决不可有所偏畸,以意为之。五曰确评。凡文学史,于一人一书一事,皆须下论断。此其论断之词,必审慎精确,公平允当,决不可以一己之爱憎为褒贬。且论一人一书一事,须著其精神而揭其要旨,一语破的,不可但为模糊影响之谈。或舍本逐末,仅取一二小节反复论究。凡此皆足淆乱人之目耳,而贻误读者也。
(二)文学史之于文学,犹地图之于地理也。必先知山川之大势,疆域之区划,然后一城一镇之形势之关系可得而言。必先读文学史,而后一作者一书一诗一文之旨意及其优劣可得而论。故吾人研究西洋文学,当以读欧洲各国文学史为入手之第一步,此不容疑者也。近年国人盛谈西洋文学,然皆零星片段之工夫,无先事统观全局之意,故于其所介绍者,则推尊至极,不免轻重倒置,得失淆乱,拉杂纷纭,茫无头绪。而读书之人,不曰我只欲知浪漫派之作品,则曰我只欲读小说,其他则不愿闻知。而不知如此从事,不惟得小失大,抑且事倍功半,殊可惜也。欲救此弊,则宜速编著欧洲文学史。周作人君所著,似有下卷,尚未见出版。此外各国文学史,或区区小册,仅列名氏;或已登广告,尚未出书。然亦不过二三种。故輒自忘其谬妄浅陋,成为此篇。编著文学史之难,上节已详言之,今编者与应有之资格相去千万里,何待赘言。篇中错误缺略至多,应俟从缓增删补正,并望读者常赐教焉。
(三)近顷吾国关于文学及文字改革之议论纷起,欲解决此等问题,须先察各国历史上之陈迹,以为借镜。如但丁提倡意大利国语,又如法国Pleiades之文字改革等。其实象如何,其意义何在,皆不可不确知。此又今日急宜编著欧洲文学史之一原因矣。


(摘自吴宓《希腊文学史》第一章“附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