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尴尬风流 平装王蒙幽默小品

分享到:

定价:¥48.00

  • 著者:119725,25978,141485 
  • 出版时间:2018年03月本印时间:2018年03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351页
  • 开本:32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14944-0
  • 读者对象:大众读者、文学爱好者
  • 主题词:小品文中国当代漫画作品集
  • 人气:23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著名作家王蒙先生摹写世情百态、刻画人心人性、感悟玄思哲理的经典幽默小品

  

显示全部序言

  应该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吧,我在香港读了一些类似《百喻经》中的佛学故事,觉得有趣,觉得耐咀嚼,觉得生活随时在启发人、询问人,也安宁人。我还觉得,每天这样的小经历小见闻小想法小快乐或者小悲哀多了去啦,弄不好一天写一两段,弄好了一天七八段也没有问题。于是我飞快地“笑而不答”起来,最初在沈昌文先生编辑的《万象》上发,配上图,像回事儿。记得我写猴子捞月亮,惹得沈先生感慨万千,觉得许多人的一生经验正是水中捞月。我还写过一个人去超市,见到了一个顾客,长得特别像他的一个死去的同学……这样一个记叙,引起了不止一个友人的兴趣,他们问了我一大堆问题,我只能只想笑而不答而已。
  好像我还写过几个老同学相会,大家纷纷述说自己几十年的挫折坎坷不走运与诸种倒霉遭遇,搞得自己从年轻的风流潇洒变成后来的老态龙钟千疮百孔。最后一位与会同学说,他没有碰到任何挫折坎坷不走运,他碰到的领导同事配偶子女俱是完美无缺的……但也同样地老态龙钟千疮百孔了。
  写着写着就不能那样拈花而笑地禅虚与绝妙了。在天津《今晚报》上,在《文汇报》上,在《新民晚报》上,我都写了一批这样的微型小说、王氏段子、系列小品。也有出版界的朋友认定那是长篇小说,因为所有小故事的主人公都叫老王,老王的呆气与精明、豁达与大度,给人留下了统一的印象,而且我个人觉得书里那位老王比我本人这个老王更可爱。
  写多了烟火气就重了,干脆变成了《尴尬风流》。老王八十有三,所经所历,尴尬多矣,尴尬中不无风流潇洒,举重若轻,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尤其是写作人,不论是幸与不幸,你的经验从来没有被糟蹋。一笑兮不答,再笑兮不无尴尬,尴尬兮手足无措,说笑它多多奇葩!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王蒙,中国当代作家、学者,文化部原部长、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任解放军艺术学院、南京大学、浙江大学、华中师范大学、中国海洋大学等校教授、名誉教授、顾问。著有《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青春万岁》、《活动变人形》、《季节三部曲》等近百部小说,以及《红楼启示录》、《老子的帮助》、《庄子的享受》等评论、随笔集。曾获茅盾文学奖、意大利蒙德罗文学奖、日本创价学会和平与文化奖等,并获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与澳门大学荣誉博士学位、约旦作家协会名誉会员等荣衔。
  徐鹏飞,人民日报社《讽刺与漫画》主编、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主任、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常务理事。作品曾获全国好新闻漫画一等奖、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以及多项海外大奖。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尴尬风流》为著名作家王蒙先生近年来创作的微型小说、幽默小品、“王氏段子”,亦是王蒙先生摹写世情百态、刻画人心人性、感悟玄思哲理最特别的文字。

  记述了主人公老王天真又圆熟,憨实又锐利,时而世俗,时而性情,偶尔荒唐荒诞,实则真挚真诚的二百余则小故事。书中附有著名漫画家徐鹏飞精心绘制的漫画四十余幅,可谓锦上添花。

  王蒙为本书自题诗云:“说是鸡毛蒜皮,却又余味无尽。道是不知所语,你我熟悉万分。不无尴尬狼狈,仍然精彩缤纷。你道老气横秋,其实纯粹天真。儿童最宜阅读,博士后也与闻。哲学玄妙遐想,仍宜如厕伴君。读罢哈哈大笑,回想痴心伤心。彻底平头百姓,随书飘飘腾云。有哭有喜有乐,似禅似道似神!”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专雹

夏日,老王与朋友们一起爬山,碰到大雨,他们找了一个亭子避雨。眼看着大团的云雾向自己扑来,人们陷入了云的深处。同时云雾飘来飘去,时浓时淡,浓时对面看不到树,淡时对面的山峰的轮廓一点点显现。世界处于时隐时现、或隐或现之中,他们觉得很有趣。老王还吸了吸鼻孔,想闻一闻云雾是什么味道——似乎有一点硫黄味。

一位年龄最大、地位最高、不无官体的老友豪迈地连打几个喷嚏,缩短了久未见面的老人们的距离。老王哈哈大笑。

这时老王有所发现,惊呼:“下雹子啦!”

打喷嚏的大人物四周看了看,说:“别咋呼,哪儿来的雹子呀?”

大家随声附和,都说没有雹子。

老王深感受辱,虽然他年岁愈来愈大,成绩愈来愈小,但什么是雹子他还是知道的,而爱打喷嚏的老哥虽然级别、资历、成就、财产、名声都比他强得多,但总不能因为自己没有看到雹子就否认雹子的存在。老王跳到雨里拿起那粒晶晶的雹子,喝道:“睁眼看啊,各位,这就是雹子!”

大家笑得更厉害了,一致认为天上掉下来的只有此一粒雹子,一致命名此雹为老王的“专雹”,并分析说老王虽然没有专机、专列、专车、专家待遇,但从上苍那里获得了专雹,也算很有面子啦。

老王听了很不接受,便指着愈来愈多的雹子叫大伙看:什么专雹?看,现在雹子已经愈下愈多了!

众人分析说,众多的雹子是刚刚下来的,刚才,只有一粒专雹。两分钟前,你获得了专雹,这已经很不错了,你不能老是想垄断;两分钟后,群众也开始拥有了雹子,你有什么不平衡的吗?

 

年华

星期天,几个老同学聚会,一个个叹息不已。第一个说:“我家的房子太窄小了,三口人只住着二十平方米。看呀,我愁得头发全白了。”

第二个人说:“几十年过去了,我的工作一直不顺心,而且我一直与顶头上司搞不好关系。这不,我气得一口的牙全掉光了。”

第三个人说:“房子窄,与上司关系搞不好,又有什么关系?我这几十年全用来结婚离婚了,打一次离婚官司我老一回。看,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我成了大罗锅了。”

第四个人说:“你们都比我幸福多了,去年,我的女儿死了,今年,我老伴又过去了。我现在有心脏病、胃病、肾病、肝病、妇女病……这不,我的脸上已经全都是皱纹了。”

老王说:“我是最幸运的,我的房子一直很宽绰,我的工作一直很理想,我与上司的关系一直很好,我的老伴对我一百一,我的家庭成员个个身体健康,我不愁,不气,不急,可你们看,我也与你们一样地老掉了。”

 

红花

去年初冬,老王做了一次白内障手术。手术前,他已经老眼昏花。入院时,经过一个住院区的小花园,他仿佛看到了飘飘黄叶与满地灰尘中有一朵小红花。

他很激动,寒风已经凛冽,气温已经降到十度以下,四肢已经发抖,他的视力已经只有零点零一,但是他看见了一朵坚持在初冬开放的小红花。

他与子女、与前来看望的单位同事说起这朵花,旁人听了没什么反应,不太相信初冬有花。女儿还说,可能是由于老爹眼底出血,误以为开了红花。

出院时,由于兴奋,由于视力似有恢复,也由于单位的现任领导来了,他只注意回答领导关切的提问和表达对于现任领导的感谢,没有注意那朵红花。后来他想,那朵花理当开败了,气温进一步降低了嘛。

两年后,他应一个老同学的邀请到一家宾馆聚会,庆贺春节。那天正是天寒地冻,北风呼啸,他发现宾馆大门前的树上有几朵小红花。他刚一说,同学们就告诉他:“假的。”

假的?他觉得有点悲哀,有点困惑,有点好笑,有点天真,有点善良,有点轻信,有点廉价,有点美丽,有点梦幻,有点小儿科。还说什么呢?北方就是这么可怜,一年中有半年多大致没有叶更没有花。

他后来发现了许多宾馆,疗养地,中、高级住宅小区,都有在干树枝上绑小红花的。

他与女儿说,女儿不知道怎么想起欧·亨利的小说《最后一片藤叶》来了,说,这无非是人的自我安慰。

那么请问,他动手术那一年看到的那朵小红花呢?也是假花?

不,他坚决不相信。那个时候没有这样的习惯,那个时候市场经济还不发达,那个时候欧·亨利的小说还没有普及,那个时候医院的人不会有闲工夫去弄小儿科的假花。

那是真的!老王在梦里大叫,把王太太吓得不轻。

后来孩子也知道了这事,他们面面相觑,见到老王不说别的,赶紧表白:“爹!我们绝对没有不相信,那是真的!!!”

 

人性

老王的小外孙一岁半就上了幼儿园。这是一个收费高管理很好的幼儿园,老师给所有的孩子每周写一次评语,使家长了解自己孩子的在园情况。

小外孙的评语常常很好,聪明活泼啦,健康勇敢啦,文明礼貌啦,许多好词。有时老师也写一点“缺点”,如吃饭有偏食的情形等。

家长很高兴,一次又一次地读对他的评语,他自己也很爱听。读了三次以后,小外孙自己提出来,请家长再读一下自己的评语。念完了“优点”,刚念到“缺点”,他就说:“光念好的就行了。”

全家大笑。小外孙确实为大家树起了一面镜子。

 

添翼

老王闲来无事练习画画。他喜欢画老虎。他对家人与朋友说:“我一辈子窝窝囊囊,老了老了画画老虎,威风威风,也算是一种补偿吧。”他又说:“下辈子托生,我就要当一只老虎了,多了不敢说,至少要吃一个坏人,吓跑一批坏人。”

一位朋友向他引用“如虎添翼”的成语,建议他给老虎画上翅膀。老王从来都是从善如流的,于是给老虎添翅膀。添来添去,怎么也不像,翅膀画出来了,飞虎的样子却像一团肥肉,老虎的利爪、雄尾以及全身的威风反而不见了。

他开始画飞马,由于早就有这样的马带双翅的形象,画出来觉得效果不错,但一想马都是供人役使的,便停止了画马。

他又给蛇、兔子、狐狸、鱼画翅膀,都失败了。

他改而画苍蝇、蚊子、屎壳郎、蛾子,给这些东西画上翅膀倒是很合适,但不管翅膀怎样好,它们仍然是上不了台面。画了半天,老王更觉得窝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