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关联图书

图书搜索:

江泽涵 科学告别了纯真年代

2016-08-21作者:江泽涵刊发媒体:《羊城晚报》(2016年8月21日)浏览人数:0

  科学研究一直被视为神圣不可侵犯。诚然,科学一旦被资本所圈养,就很容易被不同的利益绑架利用。在江晓原和方益昉所著的《科学中的政治》(商务印书馆)一书中,“科学”当然指科学,“政治”却并不是指时政,而是指在科学的运作过程中,“人心”所起的作用。本书精要一言以蔽之:隐匿于科学的竞争背后的经济利益的竞争。二位作者对学术领域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科学已经告别了纯真年代。”他们结合各种热门例子来说明,最具代表性的是转基因主粮推广事件和黄禹锡干细胞学术作假事件。

 

  转基因作物有两个优势:增产和减少农药使用。作者通过对比种植转基因品种的北美和不种植转基因品种的西欧,无论是产量的增幅,还是农药的降幅,西欧都遥遥领先。与此同时,转基因的安全性也尚无定论,所谓无毒,只是通过了急性毒性实验,至于致畸、致癌等要耗上数年甚至几代人的慢性毒性实验尚未证实。另一个事实是,中国目前并不缺粮食。综上所论,为什么专家还要急于推广转基因主粮呢?因为可以获得巨额的研发经费和创立划时代性学术的名誉。

 

  黄禹锡被誉为“克隆狗之父”,却被搭档指控侵吞研究经费和非法买卖卵子。特别是后者,有违伦理约定。舆论使得黄禹锡无法顾及对科研数据的深入分析,然而西方学者却沿着他的道路,取得了飞速发展。黄禹锡落败的原因是什么?对主导当今科学的“西方范式”敏感度不够,也没有对实验亲力亲为,以致做出错误的判断,被人抓住把柄。

 

  二位作者对其他事件也做了科学政治学的分析。比如,揭示“ 科学先驱被迫害 更多是一种历史虚构”:布鲁诺被烧死无关于“日心说”,而是卷入了宗教改革的纠纷;伽利略与教皇关系极好,只是受到了行动约束,也并没有入狱,期间还继续出版著作。

 

  当下,科学领域极度缺乏“信仰与精神”。首先,盲目崇拜科学。江晓原说:“越是发展中国家,越容易流行唯科学主义,也越容易被科学所诱惑。”很多人希望通过科学的发展来解决一些问题,却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恰恰根源于现代性的生存方式。其次,话语霸权。专家垄断科学争议中的发言权,说黄禹锡学术造假,不过是极少数“权威”科学家的指控。再次,公众舆论。还是以黄禹锡事件为例,谴责时的热闹非凡,与沉冤昭雪之后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互联网平台有待规范化,如今使用率正在向低素质化人群扩散。匿名状态下发表的意见不能视为真正的民意,因为实名和当面往往不敢直言。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对科学技术进行种种反思,也对人类自身的弱点和劣根性进行反省、批判,摆脱急功近利的利益考虑,使之得以按照自身的发展规律求生、进化。

 

  如何给科技思想探讨园地留一方净土?当然不是说科学和资本不能结合,科研的目的也是为更好地发展,可是“发展科学只是手段,人民的健康、幸福才是目的,绝没有为了手段伤害目的的道理”。科学是不断发展的,每一时段都存在局限性。二位作者也明确指出:“科研的主导方向,着眼于弥补基础断层,突出成熟技术应用指导,赶超世界先进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