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历史及其图像——艺术及对往昔的阐释 精装何香凝美术馆•艺术史名著译丛

分享到:

定价:¥172.00

  • 著者:131291 译者:
  • 出版时间:2018年01月本印时间:2018年01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749页
  • 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15436-9
  • 读者对象:艺术史、艺术理论专业的学生、艺术史研究者和其他对艺术感兴趣的读者
  • 主题词:艺术史研究西方国家
  • 人气:55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历史及其图像》初版于1993年,是英国著名艺术史家弗朗西斯·哈斯克尔撰写的一部具有开创性的艺术史巨著。本书对西方史学界长久关注的“图像的历史想象”问题做了深入探讨,对“图像证史”的传统进行了全面梳理。

  图像在历史阐释中一直扮演着作为史料的重要角色,无论是钱币、绘画、雕刻、建筑,还是其他历史遗物,都在传达着文字记载所无法传递的信息,但图像的意义又不仅仅局限于其史料价值,更在于它背后隐藏的历史事实,甚至“历史本身”。作者以16、17世纪钱币学家、古物学家,18、19世纪历史学家、文化史家、艺术史家在这一领域的重要著作为线索,通过考察瓦萨里、温克尔曼、黑格尔、布克哈特、米什莱、罗斯金和赫伊津哈等历史学家的著作与观点,揭示了“图像证史”的独特魅力,同时也指出了其中无法避免的思维和情感陷阱,这些陷阱既是西方艺术史学史中的经典问题,也是艺术史学科最引人入胜的地方。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孔令伟,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研究领域为艺术史学史、近现代中国美术史;对“观念与图像的不对称性”问题有着长期的思考与关注。著有《风尚与思潮:清末民初中国美术史中的流行观念》(获2011年浙江省社科联第三届社科研究优秀成果三等奖)、
  《中国现代美术之路》(合著,获教育部第七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编著有《中国现当代美术史文献选编》(与吕澎合作)、《艺术哲学与史学理论》等;曾在《新美术》《美术研究》《文艺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多篇。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弗朗西斯·哈斯克尔(Francis Haskell,1928—2000),英国著名艺术史家,生前历任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研究员、牛津大学艺术史系教授。哈斯克尔被誉为20世纪最富有独创性的艺术史家,他对艺术史的研究不但彻底改变了英语国家传统的艺术史面貌,而且丰富了对意大利、法国、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文化史探索。其主要经典著作有《赞助人与画家》《艺术中的再发现》《趣味与古物》《过去与现在》和《历史及其图像》等。

显示全部目 录

001 致 谢
001 导 论
第一部分:图像的发现
015 第一章 早期钱币学家
031 第二章 往昔的肖像
097 第三章 史话与实录
135 第四章 品质问题
第二部分:图像的运用
157 第五章 阐释的各种难题
193 第六章 古物学家和历史学家的对话
247 第七章 文化史的诞生
269 第八章 作为社会表征的艺术
295 第九章 法兰西古迹博物馆
317 第十章 米什莱
349 第十一章 博物馆,插图及对真实性的探寻
381 第十二章 风格的历史意义
457 第十三章 艺术的伪证
489 第十四章 作为预言的艺术
543 第十五章 赫伊津哈与弗莱芒文艺复兴
625 注 释
659 正文及注释中引用的著作
713 图片目录
731 索引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就诸多有记载的历史而言,世上男男女女的生活总是和前人创造的图像息息相关——这些图像,有时候看上去奇异怪诞、令人费解,但大体尚清晰可辨。洞窟绘画和雕刻的方尖碑,寺庙雕塑和绘有壁画的宫殿,巨大的石头造像及青铜、陶土小塑像,还有彩陶、钱币、祭坛画、墓葬古迹——在地球上所有有人居住或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人们对这些或其他诸如此类的艺术品久已耳熟能详,并做出了各种反应:从敬畏到贪婪,从怀旧到单纯的好奇——或者视若无睹。史学家想要证实,或质疑那些以口述或文字记载流传后世的传说、寓言、或已得到充分证明的叙事时,他们有时也会使用这些图像。公元前5世纪,当希罗多德获悉特纳鲁神庙[Temple of Taenerum]存有一件由阿里翁[Arion]献祭的骑着海豚的小型青铜男像时,他对科林斯人[Corinthians]和雷斯波岛人[Lesbians]讲述的一个故事的真实性就更有信心了——故事说那位著名的歌手和作曲家逃脱了船上水手的蓄意谋杀,并被一条喜欢音乐的海豚从海中救起。与此相反,当他在埃及时,又否定了一个(约两千多年前的)传说,这个传说是:基奥普斯的儿子美西努斯[Mycerinus]玷污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之所以否定这个传说,部分是因为他看到了“二十个巨型裸体木雕人像”,据说这些人像代表那些仆人,他们因为疏忽大意而让国王接近了这个姑娘,故而被罚斩落双手。事实上,他看到的这些手“仅仅是因为年代久远而掉在地上。它们仍在那儿,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就落在雕像脚边的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