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法兰西的特性

分享到:

定价:¥138.00

  • 著者:878 译者:
  •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本印时间:2020年01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1111页
  • 开本:32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17893-8
  • 读者对象:对法国史、经济史、人口史、农村史、城市史和资本主义发展史感兴趣的读者,以及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和相关专业的大学生、研究生
  • 主题词:法国历史研究
  • 人气:26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一部长时段、深层次、多面向的布罗代尔风格的法兰西总体史!

本书是布罗代尔继《地中海与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世界》、《十五至十八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之后又一部雄心勃勃的力作,也是他晚年的最后一部大作。用布罗代尔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他“留待晚年享用的一块白面包”,因为“历史学家只有研究本国的历史才能真正得心应手”。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费尔南•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1902-1985),法国年鉴学派史学第二代领军人物。1920年入巴黎大学文学院攻读历史,1923年毕业,经过一段在海外中学教书的经历之后,1937年回国时遇上年鉴学派的创始人之一的费弗尔,开始受其影响。1946年,他加入《年鉴》学报的编辑部,其后与费弗尔创立高等实验研究院第六部(社会科学高等学院前身)。1956年—1972年间,担任该部主任。1984年他当选为法兰西学院的院士。代表作品为《地中海与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世界》、《十五至十八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法兰西的特性》。
译者简介:
顾良,中央编译局译审,资深法语翻译家,代表译著有《十五至十八世纪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法兰西的特性》《保卫马克思》《法国革命史》等。
张泽乾,武汉大学教授,曾任武汉大学外语学院院长。多年从事法国文化研究。著有《法国文化史》《法国文明史》《20世纪法国文学史》等。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本书是布罗代尔晚年的最后一部大作,是他雄心勃勃的《法国史》计划的第一部分。用布罗代尔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他“留待晚年享用的一块白面包”,因为“历史学家只有研究本国的历史才能真正得心应手”。该书原计划由四卷组成,最终只出版了前两卷:《空间和历史》《人与物》。在这部著作中布罗代尔试图从地理学、人类学、人口统计学、政治经济学等不同人文科学的角度,分别考察法兰西的全部历史。该书向我们展示了一幅长时段、深层次、多面向的布罗代尔风格的法兰西总体史。

显示全部目 录

导言
第一编 空间与历史
第一章 法兰西以多样性命名
一、首先是描述、观察和展示
省份——地方和地区的结合体 / 去实地亲眼观察法兰西的多样性
二、力所能及地解释法兰西的多样性
千姿百态的欧洲,千姿百态的法兰西 / 微观气候,微观环境 / 地方经济怎样维护法国的多样性/ 国家和社会容忍多样性和混杂性继续存在 / 有多少城市,就有多少社会方程式 / 各省的地方特权/ 奥克语和奥依语 /不计其数的方言(18世纪)/为史前地理学服务的方言学和地名学 /文化人类学研究
三、距离:可变的度量单位
法国的四分五裂终于得到说明 /多样性与历史 /今日的情形如何?
第二章 人口分布格局:村庄、集镇和城市
一、从村庄出发
超越村庄的多样性 /村庄的一个模式 /森林是“宝中之宝” /森林是法外之地 /森林是避难所 /村庄力求生产一切 /必不可少的开放 /人口流动
二、解释体系中的集镇
集镇的模式 /1790年的贡德勒库尔(默兹省)及其村庄
三、解释体系中的城市
什么是城市? /举几个尽可能简单的例子 /贝桑松以及地区首府的问题 /位于十字路口的罗阿讷平原 /罗阿讷或运输的胜利 /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 /市内状况 /在19世纪和20世纪 /拉瓦勒兼得工业和远程贸易之利 /卡昂是城市的典型,更是可供参照的实例 /大城市的地位 /巴黎与其他城市相同吗? /村庄、集镇、城市的结构模式的现状
第三章 地理是否创造了法兰西?
一、不要夸大法兰西地峡的作用
1850年以前的罗讷河 /地峡及法兰西的统一/罗讷河边界 /里昂的命运 /罗讷河至莱茵河地区的现状
二、确定巴黎、法兰西岛和巴黎盆地的地位
巴黎盆地的优胜地位 /巴黎为什么成为中心?
三、边界:至关重要的验证
边界由来已久 /凡尔登条约(843年) /四个关键的年份:1212、1213、1214和1216年 /“天然的”边界 /从未征服的大海
四、搞些抽样调查是否有益?
东北部和东部边界 /梅斯的地位为什么重要? /慢吞吞的战争 /战争时期又该如何? /是否应对梅斯城寄予同情?/第二次旅行:前往土伦 /有何教训?
五、空间和历史:本卷结束语
注释
第二编 人与物
第二编引言
第一部分 人口数量及其长周期波动
第一章 从史前时期到公元1000年期间的人口
一、 史前时期的人口状况
漫长的时间长河 /人体残骸和工具 /从石器时代到农耕时代的大转变 /异质性和多样性 /金属时代 /凯尔特人或高卢人:他们的历史和文明 /以多胜少
二、 从独立时期的高卢到加洛林时期的高卢
罗马人征服高卢之探讨 /康茂德统治年间罗马化高卢达到鼎盛 /罗马统治下的高卢面对内乱和蛮族入侵 /如火如荼的农民战争 /不可忘记蛮族入侵 /罗马经济世界 /墨洛温王朝时期的高卢/是否存在过加洛林帝国? /欧洲的诞生,封建制的诞生和确立 /最后的蛮族入侵 /经济和人口 /周期出现转折
第二章 公元10世纪至今的人口
一、 臻于完美的跨世纪周期:近代法国和近代欧洲的初期(950—1450年)
10世纪或罗马帝国的末日 /欧洲的起步 /法国的机遇:香巴尼和布里的交易会 /地理扩张:十字军东征 /经济周期的下降阶段(1350—1450年)/黑死病和百年战争 /再谈经济世界 /欧洲以及法国的命运
二、1450至1950年:一条异乎寻常的上升曲线
首尾相接的几个阶段 /1850年前的人口演变过程究竟有一种还是几种可能的解释?
三、 最后的问题:医学的胜利,节制生育和外国移民
医疗和公共卫生 /节制生育 /教会的态度 /法国的特殊国情 /外国移民:一个新出现的问题
一个经济问题 /种族主义问题 /一个文化问题
注释(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直到20世纪为止的“农民经济”
第三章 乡村是经济基础
一、 法国的“农民经济”延续了多少个世纪
直到今天 /农民经济在11世纪终告确立
二、 整体特征
自然力 /季节的节奏/锹、锄、镐、犁/一项出人意外的计划/一系列例子/作物的种植比例/作物的种植比例(续)/新作物代替旧作物/在休闲地上/新作物代替旧作物(续):人工草场/革新在法国总是姗姗来迟
三、 牲畜、葡萄、小麦和森林
不忘整体/1817年的情形/往昔的牲畜饲养的第一条规律:牲畜自己找食/第二条规律:季节性圈养和野外放牧/另一条规律:劳动分工导致交换、出售和转销/季节性的易地放牧相当少见/科学饲养方法的难产/法国过去缺少马匹应如何解释/畜牧业是项副业/身份高贵的葡萄/葡萄种植的推广/葡萄种植的平民化/酿酒工业/法国三大葡萄产区/最后谈谈小麦及谷物/苛刻的要求/轮作/法兰西至少可一分为三/追索历史过程/从麦到面包/法国人吃面包/白面包/谷物和国民收入
四、 算一笔总账是否可能
法兰西能不能做到自给自足/缺粮、荒年、饥馑、骚动和暴动 /农民起义和麦骚动 /1680年以前的暴动 /1680年以后
五、 毕竟取得不小的进步
能否确定变化的时间 /普遍的进步及其挫折 /技术先行
第四章 上层建筑
一、 首先看城市
一条古老的和暂时的浮动线:10% /城市的地位不断壮大 /城市与国王 /城市网的确立 /设置城市的地点 /人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城市与法国经济 /关于城市人口的比重 /城市与法国经济(续) /以里昂为例 /其他的责任因素
二、 流通与结构
大流通与小流通 /通衢大道 /水路是第三种交通途径 /陆路胜过水路 /整体:国家的作用 /流通总量 /铁路建设的前后 /拉后腿的旧事物
三、 工业与工业化
“工业”一词 /采用科学的术语 /审慎和保留 /分散的制造厂 /手工工场或最初的工业集中 /大工业与新能源 /技术革新 /知其然、再问其所以然 /反复的波动 /结果是小企业仍继续存在
四、 商业始终提前点火起动
以经商为业的人 /批发商和远程贸易 /赢家占少数 /关于大商业的见证 /提出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五、 阶梯的最高一级:资本主义
资本、资本家和资本主义 /休眠资本的重力 /金属货币:储备和流通 /王公的货币 /货币的内部交换 /纵向兑换 /纸币慢慢才露头 /汇票的作用 /汇票是否促进了欧洲内部的联系 /金融和银行:体系的开端 /金融和银行:错过一次机会 /金融和银行(续完) /从1789年至1848年 /少数人的重要性 /总结论 /多样性和单一性 /世界是个不容忘却的干扰因素 /法国农民经济的剧变 /长时段
注释(第二部分)
编辑后记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历史自成而不自知”——让-保罗·萨特

一言以蔽之,我怀着与儒尔·米希莱同样苛刻、同样复杂的一片真情热爱着法兰西,不论是它的美德还是缺陷,也不论是我乐于接受的还是不易接受的东西。但是这种感情不大会流露于本书的字里行间,我将小心翼翼地不使它见诸笔端。感情可能会给我设下圈套,也可能对我突然袭击,我要时时对它严加防范。在撰写本书过程中,我或许还会表现出对它的偏爱。因此我竭力要像介绍另一个国家、另一个民族那样介绍法国,就当它不是我的祖国。夏尔·佩吉曾经说过:“观察法国,就是要置身于法国之外。”此外,历史学的演变正越来越迫使我们这些历史学家变得冷酷无情。否则,离不开其他人文科学的历史学就不会像其他人文科学一样,发展成一门科学,即令是并不十分完善的科学。
历史学家作为尽可能超脱的“观察家”,应该强制自己保持沉默。我以往从事的著述工作对我做出这样一种的努力或许会有所裨益。在我撰写的关于地中海和资本主义的两部著作中,我只是从远处,有是从异常遥远的地方,瞭望法国,把它当做许多现实中的一个,并且与其他现实同等看待。正因为如此,我很晚才回到这个近在咫尺的圈子,而且显然感到高兴。事实上,历史学家只有研究本国的历史才能真正得心应手,他几乎可以本能地了解它的迂回曲折、独特品格和薄弱环节。对于异国他乡,无论他怎样博学,也永远不会拥有这些王牌。因此,我没有先挑可口的白面包吃,而留着在晚年享用。
(本段摘自《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