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弥纶群言识鉴奥 平装复旦中文学科建设丛书

分享到:

定价:¥98.00

  • 著者:131164,162387 
  • 出版时间:2019年01月本印时间:2019年01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580页
  • 开本:16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15493-2
  • 读者对象:大中院校文科相关专业学生、研究人员,文学爱好者
  • 主题词:中国文学文学批评史文集
  • 人气:0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荟萃复旦大学中国文学批评史学科之精华
复旦大学是中国文学批评史学科的重镇,经过数代学者的努力,不断推出一批批重要的学术成果,形成了优良的学术传统,显示出鲜明的学术特色:重视文献的基础地位;理论探索的精神和释古的态度;开拓求新的勇气;合理的分工协作方式;科研与教学并重,以科研带动教学。本书荟萃了复旦数代学者的重要论文,堪称复旦大学中国文学批评史学术成果之精华。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周兴陆,1971年生于安徽合肥。1997年华中师范大学文艺学硕士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2000年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专业中国文学批评史方向博士研究生毕业,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本书为“复旦中文学科建设丛书”之中国文学批评史卷,共收录郭绍虞、朱东润、王运熙、顾易生等先生论文总计36篇,分为方法论、通论、专论三辑,荟萃了复旦大学中国文学批评史学科的学术成果之精华,体现了其优良的学术传统和鲜明的学术特色。

显示全部目 录

方法论
关于中国古典文学理论批评研究的问题 郭绍虞
两封讨论文学的家信 朱东润
谈谈中国古代文论的研究方法 王运熙
编写中国文学批评史的历程与体会 顾易生
中国古代小说理论研究刍议 黄 霖
中国古代文论研究与现代意识 蒋 凡
关于魏晋哲学与文论关系的一些思考——读汤用彤先生《魏晋玄学与文学理论》志疑 杨 明
通论
文学观念与其含义之变迁 郭绍虞
关于“原人”的命题 黄 霖
中国古代文论范畴的统序特征 汪涌豪
“文”学的声音:古代文章与文章学中声音问题略说 陈引驰
“散文”概念源流论:从词体、语体到文体 罗书华
专论
先秦文学批评 顾易生
《乐记》与先秦儒家心性论 羊列荣
扬雄文学思想对东汉文论的影响 汪耀明
刘勰卒年考 李庆甲
《文心雕龙》的宗旨、结构和基本思想 王运熙
“兴象”释义 杨 明
韩愈与王叔文集团的“永贞改革” ——兼论韩愈政治思想的进步因素 蒋 凡
司空图《二十四诗品》辨伪 陈尚君 汪涌豪
文话:古代文学批评的重要学术资源 王水照
北宋“险怪”文风:古文运动的另一翼 朱 刚
元好问诗论新探 刘明今
杨维桢的文学观 黄仁生
屠隆与明代复古派后期诗学观念 郑利华
论诗为“活物”说 邬国平 
性灵学说与地域文化 吴兆路
明代《楚辞》评点形态及其研究价值 罗剑波
明代戏曲批评中的悲剧意识 袁震宇
增补本《曲品》的发现 赵景深
金圣叹的文学批评 刘大杰 章培恒
论评点重构叙事 陈维昭
中国近代文学批评研究的几个问题 黄 霖
古文四象论述评 朱东润
黄人的文学观念与19世纪英国文学批评资源 陈广宏
“文笔论”之重释与近现代纯杂文学论 周兴陆
编后记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中国古典文学的理论批评,现在大家都注意到总的历史方面的研究,实则这问题不限于纵的总的方面,还有横的分的方面更值得研究。当然先从纵的方面着手,有个整个观念作为基础,也不失为一种办法。但是即就纵的方面的研究来讲,也不妨再在横的分的方面作更深入的研究。例如写好了诗论史、文论史、小说论史、戏曲论史,对于讲中国的古典诗、古典文、古典小说、古典戏曲的,都可能有一定的辅导作用。而在这种基础上,再回头来写古典文学理论批评史,一定可有更多的发见。这是因为纵和横、总和分两方面的研究,本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不是相互排斥的关系。
纵与横、总与分的问题,还仅仅只是问题之一,还是初步现象。到现在,在纵的方面成为古与今的分歧,同样是对文艺理论批评的研究,古人有古人的一套眼光与手法,今人有今人的一套眼光与手法。何以会如此呢?又因在横的方面有中与西的分歧,西方的文艺理论批评,有西方的一套标准尺度,与中土原有的显有不同。但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见解即使有分歧,归趣仍可一致。我最近看到叶嘉莹的《中国古典诗论集》,她就很能贯通中西文论之长,而自然触合。新不涉奇,典不伤雅,指摘时人不合之处,也丝丝入扣,令人心服。可知熔古今中外于一炉,还是大有可为的,此路如能恰如其分地而不是有意抑扬地,公平正确地而不是片面武断地,继续走下去,对将来的文艺理论批评,一定会放出更加灿烂的异彩。
再进一步,那就从直线与平面的问题,发展而为专与通的问题。那又是一个重要的矛盾,而这对矛盾又是经常结合在一起的。学问要求精,不妨从窄入手,窄而精,当然是一种有效的治学方法,但是过于窄,则眼光太浅,即使有成,也是小器。学问当然要分科,但分得太密太严,有时反不适于实用。因为邻近学科都有相连关系。学问之所以重要,是为了探索真理,而真理之获得,常有待于多方面的证实,当某种学科尚未成为一种独立学科时,它常是附在他的邻近学科中的。即如语法学就是一种外来的学科,以前学者往往归入训诂学中论述,或者偏到文辞一边,就在论修辞时附带及之,而修辞也还不成为一种独立学科。现在语言与修辞都各自成为独立学科,但穷本溯源,关系还是很密的。我治文学批评史,也就旁骛及此。这不是旁骛,而是为了文学理论批评方面的一些具体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