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推荐︱《古音汇纂》:求是开新的辞书巨制
2020-08-03作者:官网报道新闻来源:商务印书馆浏览人次:1545

  2019年,大型汉语工具书《古音汇纂》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古音汇纂》是《故训汇纂》(2007年获得第一届中国出版政府奖)的姊妹篇,《故训汇纂》是历代汉字字义训释资料的大汇编,勾勒了2000多年来汉字字义发展演变的脉络;《古音汇纂》则是历代汉字音读资料的大汇编,努力探寻汉字字音发展演变的轨迹。《古音汇纂》是“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和国家出版基金支持的项目,由武汉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编纂,前后历时二十二年完成。

 

二十二年磨一剑的学术巨制

 

  《古音汇纂》是宗福邦教授带领武汉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团队继《故训汇纂》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大型学术工具书。宗福邦教授长期从事音韵、训诂研究和辞书编纂工作,1985年开始主持编纂训诂学巨著《故训汇纂》,经历了十八个春秋的埋首耕耘,2003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后,受到海内外学术界高度评价,被誉为“利今传世的巨制”。1998年,《古音汇纂》编纂工作启动,宗教授带领团队又开始了另一段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艰难历程。

  与《故训汇纂》相较,《古音汇纂》称得上“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开创性工作,无所依托,无所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在编写实践中反复论难,参究权衡,逐步探索。《古音汇纂》所收的列目书,有很大一部分未经校理,文字讹舛甚多。为了对读者负责,编写过程中若数据疑有讹误,又无前贤之校本可参用者,就只能由编者利用已知语料,多方参证,慎重认定之后再作校改,并用校改号加以注明。这样读者仍可知原书之旧,也可以对校改之正误作出判断。

  尽管《古音汇纂》编纂难度之大,时间之长,远远超出了原先的设想,宗福邦教授带领的团队以“慎于始,诚于中,善于后”的精神,用二十二年殚精竭智的忘我奉献,为中国的学术事业留下了一部丰碑式的巨著。

  

“综音声之流变”的必备工具书

 

  《古音汇纂》的编纂目标是源流并重,上起先秦,下迄清末,涵盖上古、中古和近代时期的音释材料,并提供其音读语境及相关字义训释,形成系统而完备的历代汉字音读资料汇编。既有韵书、字书中的直音和反切,也有古籍注释和音义著作中的字音资料,还有散见于典籍中的谐声、声训、比况注音等说解字音的材料,同时古籍中的异体、通假、同源以及与音读相关的异文材料也一并收入。

  《古音汇纂》正文按《康熙字典》214个部首编排,字目的音读材料分别按上古音、中古音、近代音三个时段排列,并简明扼要地列出引文,揭示音读的语境和相关的字义训释。全书共引书140余种,收录字目13000多个(含异体字),收录注项30余万条,注条40余万条,规模达1300多万字。对于汉语语言文字研究特别是语音方面的研究,以及文献注释和辞书编纂等,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数字化编纂的全新探索

 

  《古音汇纂》利用计算机技术作为编纂的重要手段,改变了传统辞书编纂的工作方式,率先在国内开展大型语文工具书计算机数据库建设和辅助编纂探索。这对于项目组也是全新的课题,经过不断探索,边学边干,最终建成了包含百万余条数据记录的古代音切数据计算机数据库,总字量达四千万字。从数据的录入、校改、管理、排序、提取到形成数据结构,组织流程,分析排查,编排出稿,以至后来的删减数据书目,批量性地校改文字讹误,都可以借助计算机实现,改变了过去只能靠专业人员手工制卡分卡,编排数据,以及誊写出稿的辞书编纂方式,极大地提高了效率和准确性。

  《古音汇纂》和《故训汇纂》配套使用,更为相得益彰。《故训汇纂》是以训诂为中心,“集雅诂之大成”;《古音汇纂》则以语音为中心,“综音声之流变”。这两部书都是从浩如烟海的中国古代文献中撮取专题资料编纂而成,是汉语语言文字研究人员、古籍整理人员和辞书编纂人员的案头必备工具书,同时也可供有这方面爱好的普通读者使用。

 

《古音汇纂》(商务印书馆2019年出版)



 

  专家推荐

 

  《古音汇纂》把前代语音资料总汇到一起,为学人提供一份极为有用的材料,方便后人,嘉惠士林,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四川大学教授赵振铎

 

  《古音汇纂》出版后必对中国语言学以至其他人文学科、社会学科乃至中国文化之前进起推进作用。此书出版之日必洛阳纸贵,斯可断言也。

——南京大学教授鲁国尧

 

 

扫码购买《古音汇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