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馆庆特刊︱“阅读过大年,一年又一年”——
年味儿里的商务印书馆
2021-02-11作者:官网报道新闻来源:商务印书馆浏览人次:49

  春节是中国最隆重的传统节日。2021年的除夕,恰逢商务印书馆创立124年馆庆纪念日。浓浓的年味儿给商务印书馆124岁生日带来了别样的喜庆氛围。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让我们一起走进历史的光影,回顾百年来年味儿里的商务印书馆。

 

商务版图书中的新年

 

  清末,“元旦”用来指称农历的正月初一,也就是现在的春节。商务印书馆编纂的中国第一套新式教科书《最新初等小学国文教科书》于1905年出版的第三册中,有《元旦》一课:“元旦,兄偕弟,赴叔父家贺年。闻乐声,弟悦甚。叔父曰:‘汝喜之乎?吾任汝弄之。’弟吹喇叭,不成声,击锣鼓,又不中节。兄谓弟曰:‘游戏小事,不习不能,况学问乎?’”这个小故事以春节为背景,刻画了小辈至长辈家中拜年的情景。弟弟吹喇叭、击锣鼓时,既不成声,也不合节拍,兄长教诲弟弟的内容,由小及大地强调了学习的重要性,在阖家团聚温馨的氛围中,劝诫学生努力学习。

 

《最新国文教科书》(商务印书馆1904年开始出版)

 

  1935年春节前,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一本中国民俗学研究的重要著作《新年风俗志》。这本书的前身是民俗学家娄子匡编著、由绍兴印刷局于1932年9月印制的《中国新年风俗志》。商务版《新年风俗志》的封面主图,是两个孩童在向一对老夫妇拜年,老者手拿红包,面容慈祥,画面精致生动。书中对中国新年风俗进行了当时堪称“空前”的采集,记述了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湖南、湖北、河南、甘肃、广东、广西、四川、云南、贵州等13个省份共27个地区的新年风俗。作者娄子匡在自序中感慨地说道:“新年的风俗委实是耐人兴趣去探采,更是我们伟大的国土中所流传的各地不同的多量的风情。”这部重要的中国民俗学著作,因为商务印书馆的出版发行而广为流传,其浓浓的“年味儿”深受当时读者的热烈追捧,被视为一部年节应景的“贺岁书”。

 

《新年风俗志》(商务印书馆1935年出版)

《新年风俗志》插画——门神

《新年风俗志》插画——纸牌和骰子

 

 

商务先贤:读书工作过大年

 

  商务的先贤们又是怎样过大年的呢?

  据《张元济日记》记载,1918—1919年张元济先生过年都是只休息三四天,他在1918年2月10日(除夕)日记天头写着:“因系阴历年终,照常办事。”在“公司”栏可见他为《汉英辞典》《植物学大辞典》《动物学大辞典》《植物名实图考》《物理化学辞典》《英语分类辞典》《日用百科全书》《商业名录》等多部书敦促管事人员“速编”“速排”“速出”的记录。又在“发行”栏记下伍光建告知北京东安市场不见商务贺年明信片和商务版日历的情形,反映了他这岁末最后一日的紧张与繁忙。据张元济之子张树年回忆,上世纪初叶和一二十年代,张元济有请商务同事新年吃“年酒”的惯例。由于人多地窄,需要好几天才能轮流宴请完毕。宴席都是西餐,有专门的厨师掌厨,有档次有品位,既增进同事间的友谊,又各人发表对新一年工作的构想。张元济大半生为商务奉献和操劳,1949年岁末,他在82岁高龄时还出席了商务印书馆工会成立大会并致辞,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在商务印书馆与同仁欢聚。

 

民国时期商务印书馆印行的贺年明信片

 

  蒋维乔是商务印书馆早期教科书的重要编辑家,也是《辞源》的主要编辑者之一。据他在商务工作期间(1896—1914)的日记,他习惯于在除夕作一篇简要的个人“年终总结”,回顾过去一年的主要工作和研究心得,并列出全年已阅读书目。1909年的除夕,他写道:“为商务所校改者,有《各科教授法精义》一册,《新教育学》一册,《学校管理法要义》一册。自编者,有《简易国文教科书》六册……”除了编辑工作外,蒋维乔在商务还参与教育培训,他在同一天的日记中写道:“所办者除尚公小学外,暑假后则办商业补习学堂,八月后又接办爱国女学校。”1908年的除夕日记中则谈及钻研植物学的进展:“春间恒与同学友凌君文之至野外搜寻植物,凡未经压榨者则补压,复共为记载,拟将每种之模范花悉记之。植物上之知识较昔之仅阅图书标本为确实。”

  郑振铎1921年入商务印书馆编译所,1922年创办我国最早的儿童文学刊物《儿童世界》,1923年接替茅盾担任《小说月报》主编前后近九年。1927年5月—1928年6月,他在大革命失败后为避难而游学国外。通过这一时期残存的海外日记,可以大略了解郑振铎在异国过年的情形。他利用近水楼台的有利条件,几乎废寝忘食地泡在图书馆里,查阅抄录流失海外的敦煌文献,同时也记录了他眼中的异国风物。如他在1928年正月初四的日记中写道:“到University College参观他们的教育会议的书店陈列所”。正月初五“在Greek Gallery里照了三个石像……夜,在抄伦敦敦煌要目。”正月里,郑振铎仍笔耕不辍,翻译了希腊神话故事 Psyche & Cupid、Procris & Cephalos 等。虽然当时国内革命形势转入低潮,郑振铎对未来依然充满信心,他在1927年最后一日的日记中写道:“旧的一切,皆成过去,新的一切,正待创造!低了头工作着;谨慎,深入,有恒!”

 

郑振铎主编的《小说月报》(第十八卷第六号),1927年6月出版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春节假期虽然比以前增加了许多丰富多彩的休闲娱乐方式,但读书过年,始终是人们喜闻乐见的文化盛宴。在喜庆热烈的节日气氛中,捧一本书,品一杯茶,过个有滋有味的文化年,年味儿定会更加浓郁,心灵定会更加放松。

  “阅读过大年,一年又一年。”在这个辞旧迎新、阖家欢乐的日子里,124岁的商务印书馆与您一起“满怀书香度佳节,金牛献瑞迎春来”!

 



点击观看商务印书馆新春贺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