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125馆庆征文 | 李瑞英:我与《新华字典》的故事
2022-04-20作者:李瑞英新闻来源:中华读书报浏览人次:57
  “这个故事对我触动特别大,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会想到这个故事里的孩子们。怎么解决这些孩子缺字典的问题呢?于是,我正式提交了‘关于把《新华字典》正式纳入教育两免一补范围内’的提案。”
 
《新华字典》(第12版)(双色本)(商务印书馆2020年出版)
 
 
对《新华字典》的敬畏之心
 
  我是一名媒体工作者,具体来说是一名电视播音员。从上大学到去年年底退休,42年之间,我做的最主要的一项工作就是用标准的普通话把党的方针政策、国际国内的大事、老百姓身边的事、此时此刻世界正在发生的事告诉大家,说清楚,说准确,说生动。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从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播音专业开始,就对《新华字典》怀着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敬畏之心,因为读音错误是我们这个专业的大忌。在学校的四年专业课,每一个字的发音,甚至汉语拼音的每一个声母、韵母的发音,都需要练习无数遍。
  在学校学习时,为了搞清楚相似或相近的字音,有时甚至会翻许多遍字典才能记住一个字的正确发音。我是在北京上的小学、中学,所以发音时不免带着北京味儿、北京腔。北京的孩子说话习惯“偷懒儿”,唇舌无力。因为这样的习惯和“小毛病”,不知道让老师帮助我矫正了多少遍。老师经常提醒我们,拿着字典好好练发音。
  工作以后,我先被分配到了江苏电视台,那时各地的电视台播音员都比较少,江苏电视台加上我一共只有四名播音员,三个播新闻的,一个主持综艺的,负责全台的新闻采访综艺节目。当然我们新闻播音员有的时候也要主持专题节目或春节晚会等综艺节目。在南京很容易被南方音影响,比如前鼻音和后鼻音特别容易混淆,所以,每次配音时,我就更加倚重手里的《新华字典》了。在江苏电视台工作期间,我翻烂了好几本字典。
  那时候每个周末的晚上,我们几个一起从北京分配过来的大学生,有做技术的,有做编导的,都会到南京工人文化宫为市民讲公益课,教自愿来学习普通话的市民学习正确发音。那时我的每个书包里都会放一本字典,唯恐换了书包找不到字典。
 
把正版《字典》带给孩子
 
  在江苏电视台工作了三年之后,我被调回了北京。当时在中央电视台做播音员的同时,我还在自己的母校北京广播学院,即后来的中国传媒大学做兼职老师,也参与写了一些关于播音的教材。随着电视的发展,我们的业务种类逐渐增多,工作量也越来越大,每天从早忙到晚,除了自身的播音本职工作外,领导和同事们还给我增加了一些管理和服务的担子。比如,从播音组的副组长到组长,从播音部的副主任到主任,从央视播音员主持人业务指导委员会秘书长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播音员主持人管理中心副召集人,从中广联合会播音主持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到委员会会长等等这些行政的、基层的职务。在单位和行业里,大家都觉得我是一个热心人,习惯了一些事与我沟通,这也是我一直比较关注公益,带领团队做公益的起因。
  无论是播音组还是后来的播音部,或是委员会,我们都要定期开展走基层、帮残助困等活动。我会经常带着播音员轮岗,参加一些采访工作,所以新闻中心的记者有什么好的新闻线索,经常会跟我沟通交流。
  2010年的一天,新闻中心的一位记者采访归来,拿着一本被翻破了的《新华字典》让我看。我们播音部和委员会有几年一直送字典下乡,去希望小学讲课的时候会给学生买字典,买文具。在那么多的学校里,我还没有看到过这么破旧的字典。她告诉我,前不久,记者到广西山村采访,路过一所小学,听到里面朗朗的读书声。孩子们的声音那么清晰,那么稚嫩,一下子把他们吸引进去了。在参观学校时,他们在校长办公室看到了这本字典,那么破旧,那么让人瞩目。校长说这是学校唯一的一本字典,哪位老师或学生需要查字典,都会到校长办公室来借。当校长动情地讲述时,这位记者意外发现这本字典有的字音标注好像不太对,她征得校长同意把这本字典带了回来,让专家鉴定一下。这一鉴定才发现,学校唯一的这本字典竟然是盗版的。记者回京后马上给学校寄过去了一些正版的《新华字典》。
  这个故事对我触动特别大,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会想到这个故事里的孩子们。怎么解决这些孩子缺字典的问题呢?我是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政协委员的职责就是了解社情民意,反映民众诉求,为政府决策部门提供决策依据和支撑。作为一名政协委员,我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件事反映到相关部门加以解决。我沿着这个故事的线索,请各地方电视台的相关负责人到自己所在省份的边远地区做问卷调查。反馈回来的信息是部分省区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现象。于是,我正式提交了“关于把《新华字典》正式纳入教育两免一补范围内”的提案。第一次提交由于调查研究的数据还不够充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后来,在全国政协开会期间,我和另外几位政协委员,在委员驻地的大厅摆了一个展示台。我们摆上正版字典,也摆了盗版字典,请各委员辨认。我所在的新闻出版界别的委员们都特别关注这件事。他们说,怎么能有这样的盗版字典出现在孩子的手里呢?这一提案得到了新闻出版界别全体委员的支持,我们大家共同提交了这个关于字典的提案。
 
“放飞梦想的翅膀”走进陕西洋县
 
  紧接着,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组织拍摄了公益宣传片《插上放飞梦想的翅膀》。孩子们学习能力的养成要从学会使用字典开始,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实际行动号召全社会参与到扶助山区孩子的教育事业中来,帮助孩子们学会使用《新华字典》,正确认识汉字,让《新华字典》成为孩子们终生学习的老师,为孩子们插上放飞梦想的翅膀。我和李修平、海霞、康辉、郭志坚、郎永淳等几位同事共同参与到了宣传片的拍摄中。我们与大山里的孩子们一起做游戏,共同参与查字典比赛,帮助孩子们通过使用《新华字典》纠正拼写错误。这个宣传片播出后,产生了很好的社会影响,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乡村孩子缺乏字典的问题,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终于促成了这一问题的解决。2012年财政部和教育部联合下发了“财教(2012)334号文件”,从2012年起将《新华字典》纳入国家免费提供的教科书范畴,《新华字典》成为孩子们必备的学习工具书。
  我有一个心愿,就是以后要经常到山区去,到欠发达地区去,把教学生使用字典的活动当成播音部的一项固定公益活动。2014年,我与李修平、贺红梅、郭志坚、长啸、何岩柯、章伟秋、胡蝶等12位同事,商务印书馆于殿利总经理,以及陕西师范大学、陕西学前师范学院等单位的老师们,一起来到了秦巴山区的陕西洋县,拉开了“放飞梦想的翅膀”《新华字典》公益活动的序幕。在洋县华阳镇希望小学,我们与孩子们一起做游戏,走进班级里,给孩子们上了语言文字规范课、阅读课、朗诵课,与洋县南街小学师生、洋县新闻工作者座谈交流。商务印书馆还为该县师生捐赠了《商务馆小学生词典》《如何阅读一本书》《文化战略》等价值8.6万余元的图书。其后的2016年、2018年、2019年,播音部的同事们,又走进了内蒙古四子王旗、内蒙古苏尼特右旗、四川汶川映秀、福建宁德下党乡等地,让《新华字典》公益的种子,播撒在了乡村孩子们的心田。我自己也曾买了很多字典,在做公益活动的时候送给孩子们,那份喜悦和欣慰,那份轻松和惆怅,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衷心感谢社会各界人士给予孩子们的厚爱。
 
录好《字典》融媒体版
 
  2015年的一天,商务印书馆的李平,当时他是副总编辑,带着他的团队找到我,说商务印书馆为了适应大众需求,准备做《新华字典》融媒体版,把每个字读出来,放到网络上供大家学习。我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任务。一接触才发现任务还是挺艰巨的。因为时间紧,任务重,每个字的读音都要一次到位。我拿到的几万字的汉语拼音文案足足有好几公斤重,先默看一遍,有的音怕读不准,要标上自己能看得懂的符号,然后再大声读一遍,或者读几遍。到录音机房录制的时候,有录音员做监播,播音主持委员会的办公室主任肖晓艳做校对。她特别认真负责,看了好多遍,在我录音之前就做了细致的准备工作,在我录音的过程中,发现错误随时喊停。我们每天录六个小时,连续录了十几天。自始至终都要全神贯注于汉语拼音中,录制一天下来感到腰酸背痛。因为我们录音的正确姿势是坐椅子的三分之一,腰杆挺直,口对话筒,要绝对保持一个距离,一种姿势,不能忽远忽近,身体的一点儿晃动都会影响录音的效果和质量,因此必须一个姿势坚持到底。全部录制完成后专家组再校对一遍,发现一些小问题,比如翻纸声、换气声、咽唾沫声等杂音录入话筒了,都要重新录一遍。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录制任务。我想是山区里的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和清澈天真的目光给了我动力和信心。
 
《新华字典》第12版APP
 
  一部《新华字典》录下来,真的从心底感激当年在大学学习那四年教导我的老师。他们一字一句地矫正我的发音,才会有今天我的专业状态和专业基本功。
  我曾经作为普通话推广大使,跟着教育部语用司的领导去过海南五指山的希望小学等一些偏远地区的学校。每一次去地方采访的时候,我也是尽量安排出时间到附近的学校去看看孩子们,或去地方电视台,特别是县级电视台看看同行,与他们交流一下业务体会,鼓励大家多走基层,多做公益,多去学校教孩子们说好普通话。
  我深知,作为一名媒体人,一名语言工作者,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永远不能丢。学无止境,《新华字典》是我一辈子的良师益友。
 
(本文作者为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前主持人)
原载于《中华读书报》2022年4月20日第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