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两岸七十年——中国共产党对台决策与事件述实 平装

分享到:

定价:¥89.00

  • 著者:184695 
  • 出版时间:2022年01月本印时间:2022年01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400页
  • 开本:16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20434-7
  • 读者对象:对两岸关系感兴趣的大众读者、台湾问题研究者
  • 主题词:两岸关系台湾问题历史研究
  • 人气:588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1949—2019,
从中央决策层面细述台湾问题的缘由、发展、走向,让历史昭示未来。

一 纵跨七十年,勾勒两岸关系图景,揭示台湾问题由来和走向;
二 让材料发声,细述对台决策演变,呈现大量生动的历史细节;
三 述实性研究,党史专家刘贵军写给大众的“两岸关系正史”。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刘贵军,副研究员,现任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第一研究部处长,国家高端智库核心团队成员。长期从事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著作编辑和党史研究工作,参与编写《中国共产党简史》《邓小平传》等重要著作,担任大型电视文献片《邓小平遗物故事》《陈云的故事》执行总撰稿。著有《陈云的青少年时代》《邓小平在江西日子里的思考》等作品,任《陈云风采》图书主编、《精神的力量:改革开放中的邓小平》图书副主编。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中国共产党始终把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作为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在海峡两岸分隔的七十多年中,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团结台湾同胞,推动台海形势从紧张对峙走向缓和改善,进而走上和平发展道路,两岸关系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本书从中央决策层面书写1949年到2019年间对台工作的重大决策和事件,分析时代背景,记述来龙去脉,揭秘背后的故事,全面系统揭示台湾问题的缘由、过程、发展和走向。
全书分为五个主体章节,按照两岸关系发展进程展开:第一章,由军事对峙转向和平解放;第二章,“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构想;第三章,两岸交流的扩大;第四章,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第五章,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书中讲述了许多决策和事件鲜为人知的细节,如:“炮击金门”背后的故事,围绕台湾问题与美国的外交斗争,国共两党高层间的书信往来,“千岛湖事件”始末,“两岸三通”的曲折进程,“胡连会”“习马会”的历史性时刻,等等。最终揭示了一个重要命题: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解决。

显示全部目 录

引 言 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
第一章 由军事对峙转向和平解放
“解放台湾”与“反攻大陆”………………………………………………3
1958 年的炮击金门………………………………………………………… 19
由“两步走”到“一揽子解决”……………………………………………32
“为争取和平解放台湾而奋斗”……………………………………………46
围绕台湾问题与美国的外交斗争……………………………………………62
第二章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构想
中美建交中的台湾问题… ………………………………………………… 81
再发《告台湾同胞书》,停止炮击金门…………………………………… 94
“叶九条”“邓六条”与“一国两制”方针………………………………109
“希望老同学之间合作一把”…………………………………………… 127
两岸的坚冰开始解冻……………………………………………………… 145
第三章 两岸交流的扩大
继续贯彻“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对台方针… …………………… 163
突破“三不”,达成“九二共识”… ……………………………………177
两岸交流在曲折中逐步扩大… ………………………………………… 193
八项主张… ……………………………………………………………… 207
反分裂反“台独”斗争… ……………………………………………… 221
第四章 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四个“决不”和《反分裂国家法》… ………………………………… 239
国共两党主要领导人历史性握手… …………………………………… 250
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和海峡论坛… ……………………………………… 263
全面直接双向“三通”… ……………………………………………… 280
呈现和平发展的良好势头… …………………………………………… 292
第五章 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
秉持“两岸一家亲”理念… …………………………………………… 309
两岸领导人实现历史性会晤… ………………………………………… 324
对台大政方针不因台湾政局变化而改变… …………………………… 339
新时代对台工作纲领性讲话………………………………………………354
结  语 台湾问题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解决 / 389
主要参考文献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是台湾问题”
(摘自《两岸七十年》第二章第一节“中美建交中的台湾问题”)


自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成功访华,中美双方发表上海公报后,毛泽东即发出“促蒋和谈”的指示,党的对台工作也逐渐活跃起来,采取各种方式推动两岸关系。但美国随后又转而与苏联缓和,公报的内容迟迟无法兑现。由于中美关系停滞不前,对台局面也不可能发生大的改变。但中美关系已打破坚冰,从官方对话,到民间往来、商务贸易都有不小的发展。随着中美关系的缓和与改善,整个西方世界也开始甚至先于美国改善了同中国的关系,纷纷与中国建交,这些国家同时与台湾“断交”。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声望日益上升,国际空间得到极大扩展。
1977年1月,民主党人吉米·卡特入主白宫,成为美国第39任总统。美国新政府将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作为对华政策的主要方面。2月8日,卡特在白宫会见中国驻美联络处主任黄镇,表示:“我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策将以上海公报为指导,我们政策的目标是美中关系正常化。”但同时卡特又不愿意放弃美国对台湾承担的“义务”。
1977年7月邓小平复出后,开始成为中美外交的主要决策者。着眼于中国未来发展的全局,他积极考虑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实现。但邓小平在核心问题——台湾问题的原则上丝毫没有放松,即坚持建交的三项基本条件:废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从台撤军、与台断交。中国的这种立场,在各种场合表明得清楚而一贯。
1977年8月,美国国务卿万斯访华,与中国开始进行试探性的谈判。他在与中国外长黄华会谈时提出:只要我们能够找到不会减少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景,同时又允许我们继续同台湾保持非正式联系的基础,卡特总统就将准备同你们实现关系正常化。我们准备承认你们的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我们同台湾的“外交关系”和“共同防御条约”将会消失。我们准备从台湾撤出所有美军和军事设施。美国需要在立法方面作出某些调整,在中美关系正常化后便利同台湾的贸易和其他联系。有必要使美国政府人员在非正式的安排下继续留在台湾。我们在台湾设立代表机构,不管名称叫什么,将没有外交性质,不履行外交职责。万斯还表示:美国政府将在适当时候发表声明,重申美国关心并有兴趣使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希望中国政府不发表反对的声明,不要强调武力解决问题。
8月24日,邓小平会见美国国务卿万斯。他严正指出:国务卿先生提出的关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方案,比我们签订上海公报后的探讨不是前进了,而是后退了。你们这个方案,集中起来是两个问题。第一,你们实际上要我们承担不用武力解放台湾的义务,实际上还是干涉中国的内政。第二,你们提出不挂牌子的大使馆,实际上是“倒联络处”(即美国驻北京联络处升为大使馆,驻台湾“大使馆”降为联络处)的翻版。我们对这个方案是不能同意的。
邓小平对万斯说:我们必须澄清一个事实,是美国侵占了中国的领土台湾。现在的问题是,美国要控制台湾,使中国人民不能实现自己祖国的统一。是美国欠了中国的账,而不是中国欠了美国的账。我们多次说过,要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在台湾问题上有三个条件,即废约、撤军、断交,按日本方式。民间来往,我们可以同意。明确了这一点,问题就好解决了。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别人不能干涉。我们准备按三个条件实现中美建交以后,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条件下,力求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不排除用武力解决。
对美国所谓的“很关心台湾的安全”问题,邓小平回应说:中国人总比你们美国更关心自己国家的事吧!中国人民、中国政府当然会考虑台湾的实际情况,采取恰当的政策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的统一。但是,这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中国政府对解决台湾问题是有耐心的。我们申明我们的立场,是为了在改善中美两国关系的过程中,在处理台湾问题时更从容、更恰当一些,有利于我们在全球战略方面取得更多的共同点。但我们希望不要误解为中国人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可以无期限拖延下去。
在万斯访华后的几个月里,中美关系正常化再次陷入停滞。邓小平坚持中美建交三项条件的坚定立场,一定程度上打消了美国政府指望中国在台湾问题上作出较大让步的不切实际的幻想。随后邓小平在会见美国客人时指出: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是台湾问题。台湾问题是我们国家的主权问题,在属于国家主权的问题上是没有谈判余地的。如何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人自己的事,要我们声明承担不使用武力的义务不可能。我可以讲到这个程度:在实现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之后,我们解决台湾问题,当然要照顾到台湾的现实,就我们来说,要力争使用和平方式解决祖国的统一问题。解决台湾问题就是两手,两种方式都不能排除。用右手争取和平方式,用右手大概要力量大一点,实在不行,还得用左手,即军事手段。我们在这方面不可能有什么灵活性。要说灵活性,就是我们可以等。
到了1978年,由于美苏争霸一度紧张,加之中国展开与日本、西欧共同体各国的贸易发展,使美国害怕失去中国这个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美国主动寻求与中国进一步改善关系。美国的一些财团发起一个签名运动,要求卡特下决心,尽快与中国建交。1978年4月,卡特在一个会议上称中美建交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随后,他决定派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访华,并授权他告诉中国:“美国接受中国关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三项基本条件。”
1978年5月20日,布热津斯基来到中国,在多次会谈中,他释放出与以往不同的信号,申明美国对华态度的三个信念,即美中关系正常化对世界和平极为重要和有益;一个安全和强大的中国对美国有利;一个强大、自信和参与全球事务的美国对中国有利。
5月21日,邓小平会见布热津斯基。布热津斯基表示美方已经下了决心,接受中方提出的三项基本条件。同时提出“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方案,它允许我们表达美国对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希望和期望,虽然我们承认解放台湾是你们的内部事务”。邓小平说:如果卡特总统下了这个决心,事情就好办。我们双方随时可以签订关系正常化的文件。过去我们也说过,如果在台湾问题上美国方面还需要时间,我们可以等,但这不等于说我们并不性急。对自己国家统一的问题,我们怎么能够不关心,不急于解决呢?我们很希望能早日解决这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历来阐明的就是三项条件,即断交、撤军、废约,这三项条件都涉及台湾问题。我们不能有别的考虑,因为这涉及主权问题。日本方式是我们可能接受的最低方式。所谓日本方式,就是在正常化的条件下,我们同意日本和台湾之间民间商业、人员的往来继续。
对布热津斯基提出的所谓“美国对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希望和期望”,邓小平回应说:要中国承担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义务,我们不能接受,因为这涉及我们的内政问题,主权问题。对这个问题,你们要表示你们的希望,这可以;但我们也要表示我们的立场,即中国人民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解放台湾,是中国人自己的事。
布热津斯基访华后,中美双方商定:中国外交部部长黄华同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伦纳德·伍德科克自7月5日开始商谈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