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二十世纪西方艺术史(上卷) 精装未来艺术丛书

分享到:

定价:¥68.00

  • 著者:119284 译者:
  • 出版时间:2016年01月本印时间:2016年01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261页
  • 开本:16册数:1
  • ISBN:978-7-100-11527-8
  • 读者对象:艺术史爱好者、艺术类专业的学生、普通读者
  • 主题词:艺术史西方国家20世纪
  • 人气:486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西方艺术史,不仅是由艺术家,也是由收藏家、策展人、批评家共同创造的。帕驰博士本年书中,为后者以及那个时代众多创造历史的展览留下了一定的叙事空间。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苏珊娜•帕弛,1952年生于德国波恩,海德堡大学哲学博士。1982-1985年任职威廉-哈克博物馆,之后成为自由作家。主要著作有《艺术之家——漫步艺术史:从岩画到涂鸦》《房子如何在空中生长——建筑的历史》《认识艺术—创造艺术》《早期基督教与拜占庭艺术》《关于现代艺术的101个重要问题》《艺术的案发现场》《图像的发现》《谁惧怕红黄蓝:现代艺术》等,以及《古斯塔夫•克里姆特》《马尔克》等众多艺术家的传记,作品被译为多种文字。
  译者刘丽荣,德国波恩大学哲学博士,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教授,德国波恩欧洲一体化研究中心、法国巴黎欧盟战略安全研究所、德国慕尼黑大学和瑞典隆德大学访问学者。主要著作有《经济自由与增长》(德文)、《世界军备的文化与安全因素》(德文)、《社会化的困境》(英文)、《美狄亚的愤怒——对欧洲政治、社会与艺术的沉思》(中文)等;合译作品有《自然不可改良》《阳光经济》《解读凯尔泰斯》等。
  校者黄凤祝,德国慕尼黑大学哲学博士,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香港《明报月刊》专栏作家。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二十世纪西方艺术对传统的借鉴打破了民族、地区、国家、时间等人为的或自然的障碍而更具世界,同时各门类艺术之间相互影响更趋密切。这一时期的西方的艺术家不可胜数,艺术风格和流派页为数众多,各流派之间常常有着根本绝对冲突,对西方现代艺术史的整体叙述包括了互为排斥,互相抵消的不同现象的解释。帕驰博士撰写的这部《二十世纪西方艺术史》(上卷),与同类艺术史相比,有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选编了与二十世纪上半叶各种艺术流派相关的理论文献,共计27篇,独立成为一章。这些“材料”全部出自当时的艺术家和批评家之手,原文涵盖英文、法文、德文、荷兰文、意大利文、俄文等多种文字,涉及宣言、诗歌、书信、讲座、评论、序言等多种文体。通过这些思想的断片,读者得以超越艺术作品和艺术史学家的分析,在思想层面上直面艺术家的创作理念和艺术主张。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女性造型艺术家

  艺术史学家在20世纪70年代的研究,使人们对于女性艺术创造能力的看法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但是依然有许多女性艺术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从那时起,人们逐渐认识到,中世纪的细密画家中也有女性;巴洛克女画家阿特米西亚•简提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不再只是“丑闻缠身的美女”(坡皮莱恩艺术史),她的作品成为学术研究的对象;为了纪念安吉莉卡•考夫曼(Angelika Kauffmann),人们为她举办了大型展览。尽管如此,仍有必要指出,女性艺术家创造了许多重要的作品,但是在西方当代艺术创作中,女性艺术家或多或少被忽视了。

  直到20世纪初,女性以艺术家作为职业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在俄罗斯,从1871年开始,女性可以进入艺术学院学习;在德国,直到魏玛共和国,女性才获得同等的机会。在此之前,多多少少曾经有些尝试,但是女生的数量受到严格的限制,且不能在学校登记注册。相对于女性作家,女性艺术家更难以被世人所接受。一名女性,即使做到了这一点,往往也得不到与自身实际状况相符的认同。
     
  保拉•默德松贝克(Paul Modersohn-Becke)和凯绥•柯勒惠支(Käthe Kollwitz)是为数不多的德国女性艺术家,不仅在有生之年获得了成功,她们的重要意义在其身后也不容置疑。其他女性艺术家的境遇则有所不同。例

  如加布里尔•蒙特(Gabriele Münter)和玛丽安娜•冯•威瑞夫金,受制于各自的伴侣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和阿列克谢•雅弗兰斯基的名望,她们的艺术创作被置于从属的地位。虽然最新的研究表明,这种归类有失偏颇。在发展新的形式规范,特别是在版画领域,蒙特的创作远远超出了她的男友和老师。在探索新的表达形式方面,康定斯基和蒙特互相影响。
    
  长期以来,威瑞夫金的形象令人捉摸不透。她和雅弗兰斯基一起住在慕尼黑施瓦本区的吉泽拉大街(他们也因此被称为“吉泽拉人”),在那里经营一间大型沙龙。她的绘画作品据说远远不及她的男性同事。但是近来也有(不无争议的)推测指出,威瑞夫金先对雅弗兰斯基的创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之后她意识到,雅弗兰斯基从她这里汲取的影响又激发了康定斯基的灵感,并引导他走向抽象绘画。是否应该如此决然地看待这一问题,现在显然很难作出判断。但是可以设想的是,以“蓝色骑士”之名聚集在一起的男性画家和女性画家,相互之间的交流和影响非常大,女性不仅是理念的获取者和接受者,同样也是给予者。事实上,“蓝色骑士”画派当年有许多女性艺术家参与,她们的创作得到了男性同事的认可,但是除了蒙特和威瑞夫金,她们中的大多数人今天几乎完全处于被遗忘的状态。
    
  和蒙特、威瑞夫金类似,还有许多具有天赋的女性艺术家消失在成功男性的阴影之中。索尼娅• 德劳内特克在认识罗伯特•德劳内之前,就已经开始进行色彩实验,罗伯特受到索尼娅的影响开始创作同时性绘画(Simultan-Bilder),并因此成名。汉娜•赫希(Hannah Höch)和拉乌尔•豪斯曼(Raoul Haussmann)同属于柏林最早的达达主义者,共同开创了摄影拼贴画。受到索菲•托伊贝尔阿普的启发,汉斯•阿普开始抽象创作。多萝西•坦宁在纽约结识马克斯•恩斯特之前,就与巴黎的超现实主义者有过接触。
    
  名单还可以继续下去。也有很多女性艺术家,身旁并没有著名的男性艺术家,但是她们同样被世人遗忘了。1936年,梅里• 奥本海姆因作品《皮草早餐》(Früstück im Pelz)而崭露头角。当时她刚好23岁。她后来创作的作品,直到80年代才重新引起人们的关注。来自布拉格的女画家托尹曾经名噪一时,她在1934年组建了一个超现实主义者团体,1947年以后定居巴黎,在今天几乎不为人知。

  关于俄国的建构主义女画家,在1964年版的《金德勒绘画词典》(Kindlers Malerei Lexikon)中,费尽心力也只能找到这样几个名字:柳博芙•波波娃、亚历山德拉•艾克斯特和娜塔佳•冈察洛娃。直到80年代,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卡洛才在欧洲广为人知。其他女性艺术家,例如夏洛特•萨洛蒙,虽然作出了种种努力(出版、展览、学术研究),但是至今默默无闻。
   
  20世纪上半叶的艺术史,也是一部女性艺术的历史。必须强调的是,在依然由男性主导的艺术史中,人们终于意识到,女性的作品和“天才的”男性作品一样,值得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