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犹太人与世界文明 精装二十世纪人文译丛

分享到:

定价:¥78.00

  • 著者:183979 译者:
  • 出版时间:2021年01月本印时间:2021年01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308页
  • 开本:16
  • ISBN:978-7-100-18418-2
  • 读者对象:世界史、文明史、犹太文化学习者和研究者
  • 主题词:犹太人民族历史
  • 人气:51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本书对犹太民族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的贡献进行了系统梳理,对中国读者了解犹太文明有极大助益。

本书内容涉及犹太人对西方知识、地理大发现、艺术、音乐、欧洲思想、科学进步、医学、经济、公共生活等方方面面的贡献。本书探讨的是犹太人对文明的贡献这一重大命题,对于犹太民族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的贡献进行了系统的梳理,而且是大家所写,对于中国读者了解犹太民族与犹太文明有着重要的帮助。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塞西尔•罗斯(Cecil Roth,1899—1970),犹太裔英国著名历史学家,长期任教于牛津大学,主要研究领域为犹太流散社团史,尤其是英国、意大利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犹太社团史。由于其突出的学术成就,1966年被推举为《犹太百科全书》(共16卷)总主编。主要著作有,《马兰诺的历史》(1932年)、《沙逊王朝》(1941年)、《英格兰犹太人的历史》(1941年)、《意大利犹太人的历史》(1946年)、《文艺复兴中的犹太人》(1959年)、《犹太艺术图史》(1961年)等。
译者简介:
艾仁贵,历史学博士、副教授,河南大学以色列研究中心副主任,主要从事犹太—以色列史研究。合著有《犹太文化》《犹太史研究入门》《犹太史研究新维度》等多部著作,翻译有《犹太人与现代资本主义》等译作,在《历史研究》《世界历史》《史学理论研究》《世界宗教研究》《世界民族》等刊物上发表论文30多篇。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犹太人对文明的贡献是一个重大而有意义的课题。从人数上看,犹太人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只是很小的一个分支,当今生活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大约有1300多万,仅占全球总人口的0.2%。但就影响力而言,犹太人却是一个非凡而卓越的民族,与其人口极其不成比例。犹太人的祖先所创造的“希伯来文明”,被誉为哺育西方文明的两大源头之一,而且犹太民族中间涌现出的许多伟人,为人类进步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本书内容涉及犹太人对西方知识、地理大发现、艺术、音乐、欧洲思想、科学进步、医学、经济、公共生活等方方面面的贡献。本书探讨的是犹太人对文明的贡献这一重大命题,对于犹太民族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的贡献进行了系统的梳理,而且是大家所写,对于中国读者了解犹太民族与犹太文明有着重要的帮助。本书内容共分为十二章:第一章“希伯来遗产”:探讨犹太人的祖先希伯来人的贡献,尤其是在宗教领域的贡献,例如一神教、对基督教经典的影响、对伊斯兰教的影响等;第二章“衰退的进程”,分析犹太人在古代晚期和中世纪早期的活动,探讨他们对欧洲城市、经济、社会生活的作用;第三章“知识的复兴”,探讨犹太人在文艺复兴过程中的作用,例如他们对将希腊文献重新译介到西方世界、犹太人对欧洲思想潮流的参与、犹太人对文艺复兴的贡献等;第四章“地理大发现”,分析犹太人对地理大发现的贡献,犹太人和马兰诺在技术、资金、人员等方面为哥伦布为代表的远航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支持;第五章“文学领域中的犹太人”,探讨犹太人对欧洲文学(包括英国、西班牙、法国、荷兰等)的贡献;第六章“艺术、音乐、舞台”,探讨犹太人在文艺活动中的表现,其贡献几乎涵盖所有的文化领域;第七章“欧洲思想中的犹太人”,分析了犹太人对欧洲思想的重要影响;第八章“科学进步”,探讨了犹太人对欧洲近代早期科技革命中的重要作用;第九章“医学”,分析了犹太人在医学领域的重要成就和贡献;第十章“经济领域”,介绍了犹太人在欧洲经济活动中的重要作用;第十一章“公共生活”,强调犹太人对公共生活的许多理念有重要的贡献;第十二章“慈善为最大”,探讨犹太人对慈善活动的贡献。

显示全部目 录

序 言  / 1
前 言  / 3
第一章 希伯来遗产  / 7
第二章 衰退的进程  / 19
第三章 知识的复兴  / 37
第四章 地理大发现  / 51
第五章 文学领域中的犹太人  / 67
附录 新闻业和犹太人   / 90
第六章 艺术、音乐、舞台  / 93
第七章 欧洲思想中的犹太人  / 115
第八章 科学的进步  / 123
第九章 医 学  / 139
第十章 经济领域  / 157
附录 农业中的犹太人   / 180
第十一章 公共生活  / 185
附录 犹太人和西方法律  / 200
第十二章 “慈善为最大” / 205
结 语  / 223
参考文献  / 227
索 引  / 235
译后记 “始终生长在文明的交汇处” / 297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通常认为,圣经时期的希伯来人对哲学不感兴趣,这个论断或许过于草率。近来,为纠正这种印象进行了勇敢的尝试。《旧约全书》是本土希伯来哲学的证明,在类型上属于柏拉图主义但不是最原始的,这在《传道书》中尤其显著。特别是《箴言》第四章和第八章有关“智慧”的著名段落被认为是“几代人实际上是几个世纪对生命现象引发问题的沉思之遗留”。
这在主要的事实上是清楚的。《旧约全书》很显然是对神的意图和人类命运深邃冥想的产物。但在哲学作为一门技术性学科和作为包括情感的更广泛意义的思想行为之间应该作出区分。《约伯记》是人类反抗宇宙明显的暴政的经典表达,但它的抗议不是以三段论的技术形式做出,它的结局是不合逻辑的,由于它是宏伟的。以同样的方式,《希伯来圣经》作为一个整体提供了一种连贯和理性的生活观,但它似乎没有以逻辑分析的方式进行“思考”,因此,它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哲学。
然而,人是生活在情感之中,而不是逻辑分析中,《希伯来圣经》对欧洲哲学的影响要大于任何哲学家和哲学体系。这个原因很简单。《希伯来圣经》为欧洲民族一些有关世界终极起源和本质的主要原则奠定了基础,这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基督教的渠道。这些原则因而成为哲学思辨的基础,它们提出了问题本身,即使它们不被接受为问题的解决方案。希伯来人的有神论赋予了欧洲对最高实在(supreme reality)的愿景,因而也成为欧洲思想观念的基础。我们或许反对它,但我们的否定肯定了它。它注定成为我们思想观念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可以认为,随着犹太人作品《旧约》的完成,它们被汇聚和融合到《新约》和基督教之中。然而,一个有趣而典型的事实是,基督教有神论的神学本身是在《旧约》和《新约》成书后,在犹太思想家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犹太人斐洛的作品,首次提供了“天启”和“哲学”宗教之间的综合,进入到教父基督教的结构之中;而在经院学派的伟大时代,基督教大胆地拥抱整个思想世界,这种方式是在仿效犹太人迈蒙尼德。
迈蒙尼德是如此重要而不能略微一提,但在转向他之前,我们应该考察古老的希伯来观念提供给世界的某些新鲜元素。尽管答案是固有的,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一神教以及随之而来的观念使得希伯来主义一直富有意义,它不仅在今天有意义,并且在明天也是如此。前面提及的朗尼努斯的著名段落(第103页)引用了《创世记》的经文,“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这节经文是《旧约》、《创世记》、《以赛亚书》、《约伯记》的典型。它表达了这样一种想法:在我们生活的世界的多样性、不和谐以及矛盾背后,存在着一个至高无上的源头。这个源头是活跃的、创造性的。“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通过他的“话语”,“天地被创造”。
因此,《旧约》的上帝不是一个解释世界之轮运转的单纯假设。但他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宇宙力量。“他手中的工作”是人类,他对他们感兴趣是因为他们是他手中的工作。这个创造主是父亲,不是古希腊神话中身体意义上的父亲,而是他在乎的道德意义上的父亲,他赞成和不赞成,他惩罚和饶恕,爱那些按照他希望生活的人,憎恨那些不按他希望生活的人。我们都听说过这幅景象的阴暗面,尤其是在“清教徒”一词已成为责难的时期。但是克伦威尔的“铁军”是所有人都为之骄傲的人,他们通过给自己取《圣经》的人名以表明是什么样的精神造就了他们。希伯来人的天性是道德的,它的道德品质已经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那些由路德、弥尔顿、卫斯理以及我们今天的卡尔·巴特所宣扬的宗教信仰热情回归的喷发中。在历史上至关重要的不是犹太人对上帝统一性的启示,而是犹太人对上帝道德本质的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