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法国农村史 平装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分享到:

定价:¥29.00

  • 著者:2815 译者:
  • 出版时间:1997年09月
  • 版次:1印次:5页数:282页
  • 开本:32
  • ISBN:978-7-100-01119-8
  • 主题词:法国农村
  • 人气:152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马克·布洛赫的这本《法国农村史》在西方史学界已被公认为一部古典名著。这书的内容是古代、中世纪和近代早期法国社会的物质和经济基础,也就是农业生产和庄园制度。庄园制度(农村生产关系)史占四分之三的篇幅,是全书的主要内容。专门论述农业生产的部分只占很小的篇幅:开头谈了荒地开垦、耕种技术、传统土地公用制度,最后谈了农业革命的开始和农民个人主义。

 

显示全部出版说明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出版说明

    我馆历来重视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五十年代起,更致力于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代表作品。幸赖著译界鼎力襄助,三十年来印行不下三百余种。我们确信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社会。这些书籍所蕴藏的思想财富和学术价值,为学人所熟知,毋需赘述。这些译本过去以单行本印行,难见系统,汇编为丛书,才能相得益彰,蔚为大观,既便于研读查考,又利于文化积累。为此,我们从1981年至2000年先后分九辑印行了名著三百六十余种。现继续编印第十辑。到2004年底出版至四百种。今后在积累单本著作的基础上仍将陆续以名著版印行。由于采用原纸型,译文末能重新校订,体例也不完全统一,凡是原来译本可用的序跋,都一仍其旧,个别序跋予以订正或删除。读书界完全懂得要用正确的分析态度去研读这些著作,汲取其对我有用的精华,剔除其不合时宜的糟粕,这一点也无需我们多说。希望海内外读书界、著译界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套丛书出好。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
                             2003年10月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本书是法国史学家马克•布洛赫的代表作。书中介绍了法国农村从中世纪到十九世纪前农业革命这一时期的历史。着重阐述了法国的土地制度、圈地的形式、畜牧业和农耕的结合、农业革命的进程,也介绍了欧洲从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过渡的农业演变情况。

显示全部目 录

导言 对方法的几点思考
书目指南
第一章 占有土地的主要阶段
一、初始阶段一
二、大拓荒时代
三、从中世纪的大拓垦到农业革命
第二章 农田生活
一、旧农业的一般特征
二、轮作型式
三、农田状态:长形敞地
四、农田状态:不规则形敞地
五、农田状态:圈地
第三章 14、15世纪危机以前的领主制
一、中世纪前期领主制及其起源
二、从大地产主到土地食利者
第四章 从中世纪末到法国大革命前领主庄园与所有制的演变
一、领主庄园法律地位的演变;农奴地位的变化
二、领主财富的危机
三、“领主的反对势力”:大土地所有者和小土地所有者
第五章 社会集团
一、份地和家庭共同体
二、农村共同体;公社
三、阶级
第六章 农业革命的开端
一、对集体地役的首次攻击:普罗旺斯和诺曼底
二、公共牧场权的衰落
三、技术革命
四、走向农业个体化的势力:公共地产和圈围
第七章 延续:过去和现在
地名索引
人名译名对照表
附图目录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第一章 占有土地的主要阶段

 


  一、初始阶段


    当我们称作中世纪开始的时期,可以视为法兰西的民族和国家缓慢地开始形成的时期,那时,农业在我国国土上已经存在3千年之久。考古资料清楚地证明,现今法国大量的乡村早在新石器时期就已由那时的耕作者建立,他们的田地在还没有金属镰刀割穗前一直使用硬质的石器工具来收割。这种史前的乡村虽然不是我这里所要叙述的主题,但对我的研究却有决定性的影响。我们要从各种特征上去说明在我国土地上实行过的诸类基本农业制度之所以常常发生困难,就是因为它们的根源过于久远,产生它们的社会的深刻结构对我们已几乎完全消失。

 


    在罗马帝国统治下,高卢曾是帝国的主要农业地区之一,但当时在居住和耕作地周围,仍然有广袤的荒地,这些未被占领的空地在罗马帝国时代结束前夕有所扩大。那时,在动荡混乱、人口锐减的罗马尼亚,到处是不断扩大的被废弃的农地。中世纪时期,在一些土地的周围不得不一再重新消除灌木或树林,另一些地方烈直至今天仍是空地或很少房舍,考古发掘工作才揭露出这里存在许多古代遗址。

 


    4世纪和5世纪发生过几次大规模“入侵”。蛮族人数并不多,这时的罗马高卢人数无疑也大大少于现在,而且他们分布不均匀,就入侵者方面说,他们在整个地区没有形成单一的密集的集团,因而他们的影响总的说是微弱的,在各处只处于相对重要的地位。在有些地区,他们的影响则相当重大,新来者的语言代替了被征服人民的语言,如佛兰德就是这榉的地区,从中世纪以来直至今天,那里住宅相互挨近,而在罗马帝国时代却曾是尽可能的散开,而且那里的拉丁文化和势力缺乏象别处那样的城市的支持,那里的城市很少很弱。整个法兰西北部地区,人们的话语中,只在很小程度上还刻印有罗马的痕迹,在他们的语音和词汇中却反映了无可争议的日耳曼影响,甚至在一些习俗惯例上也是如此。我们对奠定这一情况的条件还了解得极差,但有一个事实是肯定的,即征服者不会相互分散,否则,就会陷于最可怕的危险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