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希腊与罗马:过去与现在 精装

分享到:

定价:¥58.00

  • 著者:1202 
  • 出版时间:2019年01月本印时间:2019年01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354页
  • 开本:32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16797-0
  • 读者对象:古希腊罗马历史的研究者,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普通读者
  • 主题词:古希腊历史研究古罗马
  • 人气:3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雅典代表智慧,斯巴达代表秩序,罗马代表辉煌,人类的伟大,闪耀在此书的字里行间。

虽然从传统与现实的关系而言,现实的需要始终是第一位的,但古典传统的影响,并未随着西方文明的成熟而远去,反而在21世纪的新语境中,有再度复活的迹象。将来人类遇到新的问题,仍会有人从古典世界那里发现某种类似的先例,发明某种新的说法。准此而论,古典世界距离我们,似乎并不遥远。它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作用于我们的生活而已。这是一本关于雅典、斯巴达与罗马的书,也是一部关于世界古代史学史的书。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晏绍祥,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世界古代中世纪史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中国世界古代中世纪史研究会古代史专业委员会会长。主要从事世界古代史,尤其是古典世界历史、古典传统在西方世界的演变等领域的研究。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本书为作者的学术随笔集。全书共19篇小文,其中包含比较严肃的学术论文,但大部分是介绍西方古典学的短文,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前7篇涉及古典世界的历史与传统,特别是雅典和斯巴达传统,以及近代早期关于罗马共和国的观念。中间10篇收入对今人著述的评介,介绍当代人从不同侧面认识古典世界的理论、方法、成绩和问题。它们既指涉现代人认识古代世界的历程,也带有不同时代的烙印。最后两篇意在说明译作对中国认识古典世界的重要意义。无论是全面、深入地认识古代世界,还是希望在研究上有真正的突破,学界都离不开基本的资料建设,而学术翻译的意义,正在于把最重要的史料、前沿的研究成果,直接推介给汉语世界的人。

显示全部目 录

序 言
理想与暴政之间
  ——古典思想中的雅典民主问题
斯巴达的幻影:古代与现代
修昔底德论民主政治
古希腊城邦政治中的贿赂与防范
王位继承制度与亚历山大帝国的瓦解
古典民主传统的近代命运
孟德斯鸠与古典世界的共和政治
芬利与古典世界历史研究
考古学与古希腊文明研究
伯里和他的《希腊史》
哈蒙德和他的《希腊史》
莫米利亚诺论“希腊人的过失”
韦尔南版本的希腊神话
  ——读《宇宙、诸神与人》
古希腊统一问题的政治解读
  ——读弗格森的《希腊帝国主义》
林托特与罗马共和国政制研究
人物志研究在罗马史领域的代表作
  ——塞姆的《罗马革命》
西塞罗肖像
译著与中国的古典世界历史研究
商务印书馆与我的希腊罗马史研究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早在19世纪末,瑞士学者布克哈特就已指出,希腊人一直受到荷马的影响。而荷马理想的基本特征,一是强调人类划分为高贵者和低贱者,二是非功利性和对体力劳动的鄙视。因此,它和民主政治主张的平等原则存在着深刻矛盾。虽然希腊人对体力劳动的态度在学术界不无争议,但荷马对希腊文化的巨大影响,以及他将人划分为贵族和平民,而且认为两者在外貌、体格、能力等所有方面都不平等,应当是毫无疑问的。史诗对特尔西特斯和特勒马科的描写是最典型的例子。从思想上说,特尔西特斯是“舌头不羁的人”,“心里有许多混乱的词汇,拿来同国王们争吵,鲁莽、杂乱”。从外貌上看,“他在所有来到伊利昂的阿尔哥斯人中最可耻不过:腿向外弯曲,一只脚跛瘸,两边肩膀是驼的,在胸前向下弯曲,肩上的脑袋是尖的,长着稀疏的软头发”。所以,当他挨了奥德修斯的痛揍以后,只能自己哭泣,其他的希腊人也都嘲笑他。而史诗对贵族的描写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他们无不高大威武,威风凛凛,连他们的后代也与众不同。特勒马科虽然年纪轻轻,却独立召开了伊大卡的人民大会,自己召集人手外出寻父;在派罗斯和斯巴达,他都表现得彬彬有礼。外貌也与常人不同,麦涅拉俄斯一见,立刻说道:“依我看,你们没有失去应有的本色,是神明养育的执掌权杖的君王后裔,贫贱之人不可能生出这样的儿孙。”如此不同的两种人,如何能够平等?在麦加拉诗人特奥根尼斯的诗中,我们看到了类似的观点。他对那些以前穿着羊皮、在郊区像鹿一样游荡、现在掌握了政权的人充满了鄙视。在他看来,某些品质会随着与卑贱者的交往而丧失,它们是与生俱来、不可能学来的。“如果你与卑贱者交往的话,你会失去你已经拥有的智慧。”“谁也找不出一种方法可以使一个笨蛋变得聪明,或者让卑贱者变得高贵……你永远不可能通过教导使坏人变成善人。”易言之,善人可以变成坏人,但相反的道路是不存在的。

因此,在那些反对民主政治的人看来,民主政治并非伯里克利等人所说的是所有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也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有参与政治的权利,而是卑贱者对高贵者、穷人对富人的专政和剥削,是穷人的暴政,是无法无天。最早提出这一看法的,大概是希罗多德笔下的美加比佐斯,他认为:“没有比不好对付的群众更愚蠢和横暴无礼的了。把我们自己从一个暴君的横暴无礼的统治之下拯救出来,却又用它来换取那肆无忌惮的人民大众的专擅,那是不能容忍的事情。不管暴君做什么事情,他还是明明知道这件事才做的;但是人民大众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而完全是盲目的;你想民众既然不知道,他们自己也不能看到什么是最好的最妥当的,而是直向前冲,像一条泛滥的河那样地盲目向前奔流,那他们怎么能懂得他们所做的是什么呢?”因此,只有希望波斯变坏的人才会拥护民主政治。他所批评的,和特奥根尼斯如出一辙,强调的是群众的无知和专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