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图书搜索:

大师的传统 精装光启文库

分享到:

定价:¥68.00

  • 著者:676 
  • 出版时间:2022年06月本印时间:2022年06月
  • 版次:1印次:1页数:365页
  • 开本:16册数:1 卷数:1
  • ISBN:978-7-100-20713-3
  • 读者对象:哲学专业学生、高校学生及广大学术爱好者
  • 主题词:哲学家生平事迹世界
  • 人气:0

显示全部编辑推荐

面对未来的时候,继承传统,才能超越传统。

这是一本囊括了的古今中外多位哲学大师回忆的学术随笔,但它的魅力并非局限于作者熟稔的关于逻辑学和哲学往事。
尽管谈及诸多耳熟能详的西方哲学大家,却可从作者的文字中感受到耳目一新的思考与况味。而回顾为我国学术研究奠定深厚基础的前辈大家时,作者更以真挚的情感、谦虚的态度以及对学术孜孜以求的精神贯穿同他们交流学习的往事中,一位位可敬可爱的学者仿佛在文字中重新走到人们眼前。
书名取自其中一篇文章,却足以概括全书。“大师的传统”是作者想要传达给当下的哲学工作者,希冀哲学光明的未来。但这种“继承传统,超越传统”的学术精神具有超越性,能够给所有学科领域中的后生晚辈启迪。

 

显示全部作者简介

王路,郑州大学哲学学院特聘首席教授,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逻辑研究室主任;中国逻辑学会副会长、秘书长;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常务理事。主要著有《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说》《弗雷格思想研究》《逻辑基础》《逻辑与哲学》等;主要译有《弗雷格哲学论著选辑》《算术基础》《分析哲学的起源》《亚里士多德》《逻辑大全》《第一原理》《经院辩证法》《方法论导论》等。

显示全部内容简介

每一位哲学大师都在哲学史上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到奎因、辛迪卡、戴维森、达米特,他们都用深邃的思想指引着哲学的发展。除此之外,一些专家学者的学术态度与学术思想也令人钦佩,值得我们学习,比如谢波斯、尼尔斯等人。在我国,也存在一批前辈学者,他们的治学理念也深刻地影响着我国的学术研究,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比如金岳霖、周礼全、汪子嵩、陈康、沈有鼎、梁存秀、叶秀山、李赋宁、王炳文等人。从这个角度来看,回忆与怀念这些哲学大家不但十分必要,也意义重大。
本书回忆了近40位古今中外的大师,通过回顾这些哲学家的生平与思想发展历程,回忆中国国哲学界前辈的若干往事记录,作者试图通过此书梳理出一种学术传统,一种由大师们开创、传承并发扬光大,影响并激励一批哲学工作者,也为中国哲学未来的发展奠定扎实的学术传统。

显示全部目 录

序言
哲学家
永远的柏拉图
思想巨人亚里士多德
康德的意义
从《小逻辑〉》到《逻辑学》
没有保留下来的文字
感受“胡塞尔档案馆”
在哲学史的主线上
我喜欢的哲学家
走近哲学家
哲学与学术传统
哲学家的理解
为学术而学术
大学者的大学问
不聪明的哲学家
大师的传统
哲学所的学术传统
世纪之交话逻辑
历史源头话哲学
前辈与老师
金岳霖先生与清华大学哲学系
陈康先生的学术理念
追思汪子嵩先生
天真奇特
周礼全先生的四本书
童真童趣
如今,他真的走了
追思梁存秀先生
叶秀山先生的哲学追求
一生只为哲学想
怀念敬爱的李赋宁先生
怀念王炳文先生
没齿不忘是师情
同学和朋友
怀念老苏
怀念吴元梁学兄
纪念刘奔学兄
怀念翁绍军学兄
怀念杨成凯学兄
怀念老毕
怀念徐奕春
悼好友小邵
外国前辈、老师和朋友
感受奎因
走访达米特教授
向往戴维森
逻辑的创新与应用
怀念辛迪卡
怀念Bob
怀念谢波斯教授
怀念尼尔斯
德雷本教授
继承与超越
逻辑的观念
“是”与“真”
一“是”到底论
逻辑与哲学
逻辑的视野
求真不辞漫漫修行

显示全部精彩试读

拉斐尔的名画《雅典学院》气度非凡:古希腊建筑金碧辉煌,学员众生簇拥着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如众星捧月;柏拉图身披红袍,手指向天,亚里士多德蓝装素裹,手心朝地,两人对视交流,暗示着不同风格趣向的哲学观与学说。刚出版的《柏拉图全集》中译本选用画中的柏拉图做封面,那向上的手指似乎在诉说着什么;而在封底,比肩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给人无限的遐想。
不知道柏拉图的人大概不多。“理念论”“实体说”“洞穴假说”等如今已是哲学讨论的常识;“哲学王”的政治理想更是闻名遐迩。他建立的学院以开创了教育和学术自由的传统而流芳百世;他对诗人的批评,他对诗歌、音乐、绘画的评论,他的对话文体和散文风格,成为文学艺术研究不尽的话题。他教育培养了多少学生,大概无法统计,但是有亚里士多德一人,足以名垂千古。
柏拉图十分尊敬老师,这与我们中国人有些相像。在许多对话中,他的老师、古希腊最著名的思想家苏格拉底都是主角。通过这些对话,我们知道了苏格拉底的奇闻逸事,他的思想学说,包括他的视死如归,他的“助产士”的称号,以及他那著名的格言“知道自己无知”。不过,在柏拉图的笔下,苏格拉底不是完人,他有出错和无助的地方,也有受窘和被冷落的时候。这样的师生关系反映出求知求真的传统。“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亚里士多德为它做出了最精辟的注解。
我喜欢拉斐尔的这幅画,也愿意把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放在一起比较。过去常常企图从柏拉图的著作中阅读亚里士多德的思想,如今则总是努力在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寻找柏拉图的痕迹。我相信思想是有传承的,不会像花果山的石猴那样凭空蹦出来。没有思想来源的所谓原创往往没有根基,注定是浅薄无知的。真正开创性的工作无疑是伟大的,但是,看不到它的渊源,对它的理解难免失之肤浅。